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 评\“为人师表”变“为暴师表”

2019-12-14 04:23:1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黑色暴乱持续六个月,有逾六千人被捕,当中包括逾二千名学生,以及七十名教师。如此高比例的学界涉暴,环顾世界都是极其罕见的。这不仅反映了黑色政治渗透社会程度之深之广,更说明香港教育制度出了严重问题。如果再不採取果断措施、严惩涉暴教师,在暴乱仍未止息的当下,只会令更多的学生沦为暴乱牺牲品。

  修例风波引起的暴乱,之所以持续如此长的时间,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在於,大量学生被捲入其中,为暴乱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这既是别有用心的政客及外国势力有组织、有计劃的蛊惑,更与学校教师的刻意煽动有着密切关係。

  七十名教师及教学助理被捕,只不过是问题的冰山一角。过去六个月来,见诸於传媒报道的教师负面新闻几乎没有一日停止过。从中学助理校长公然诅咒警察子女“活不过七岁”,到官中女教师侮辱“黑警死全家”;从中学校园天台沦为暴徒训练基地,到通识科教师製作侮辱警员的教材。乃至於,学生公然在校侮辱国歌、叫嚣“港独”,也没有任何人出面阻止。昨日更出现一宗荒谬的新闻,一名教师为求向学生灌输仇警的意识,竟然篡改张爱玲文章的篇目。

  教师本来是“传道解惑”,结果变成“传暴加惑”;本该“为人师表”,一些教师异变成“为暴师表”。有什麼样的教师,就有什麼样的学生。在此情况下,学校何来安静的求学环境、学生又如何能吸收正确的知识?长期的政治灌输,已令大量学生沦为暴乱的“急先锋”,纵火、袭警、殴打市民,有的未成年就和穷兇极恶的暴徒并无两样。数以千计的学生被捕、近百教师涉暴,这难道不是香港教育界的耻辱?

  面对如此严峻的情况,教协副会长、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还在意图转移视线,声称“不能单凭数字定论”、“被捕不代表有罪”云云,其政客嘴脸表露无遗。当教育界自己无法进行自我反省、当全港最大的教师工会都不敢直面问题之时,意味着只能靠强化制度约束去纠正错误。

  特区政府教育当局必须承担起不可推卸的责任。一方面,对於被捕并判罪名成立的教师,必须褫夺其教师资格,严限其未来再进入教育界的机会,以儆效尤;另一方面,须加强对学校管理层、办学团体的合理约束,对於一些屡屡出现暴乱个案的学校,应考虑作出减少拨款资助作为惩戒。当一间学校成为“暴校”之时,家长便会用脚投票,最终离因收生不足而“杀校”的下场也就不远。

  必须指出,香港教育界仍然还有为数众多的优秀、高度负责任、真正关心爱护学生的教师。但这掩盖不了二千多名学生被捕的残酷事实。香港当前的教育制度和监管体系都出了严重问题,事件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越早行动越好,涉暴教师受到应有的惩戒,众多无辜学子才能受到保护。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