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评 | 不容反对派搞“初选”挑战法律

2020-07-08 04:23: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九月份立法会选举,本月十八日接受提名,但反对派按捺不住偷步参选,并以“初选”为名行操控选举之实,而“初选”票站大部分设于区议员办事处,非但公器私用,更有挑战国安法之嫌。在疫情爆发第三波的情况下,人群聚集也带来扩散风险。对于这种罔顾法纪及公众安全的所谓“初选”,选管会、民政事务局等部门必须严肃跟进,决不能姑息养奸。

反对派公布在全港设立的二百五十一个票站名单,选址除了“黄店”,大部分都是区议员办事处。须知议员办事处由公帑租用,只能用于服务居民,不能用作其他目的,今次被用来充当反对派的“初选”票站,明显违法。事实上,由反对派控制的区议会蜕化变质,不再以服务街坊为宗旨,而是不务正业,大搞政治化,将议员办事处当作“初选”票站正是权力导致腐败的冰山一角。

民政事务局指出议员办事处用于其他活动,有关费用不能由公帑支付,但这绝对未能反映今次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事件关乎的不仅是费用问题,有关部门必须有法必依。

反对派赶在选举提名前搞“初选”,也惹来偷步参选的批评。选举好比田径比赛,发令枪未响就偷步,对其他参赛者不公平,可被取消其参赛资格。而根据《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选举经费必须申报,若无合理解释不按规定申报,即属违法。反对派计划的“初选”花费三百五十万元,摊到每个人选头上数字不菲,但既然要“打茅波”,肯定不会申报。因此,选管会必须负起责任,决不能放任有人利用灰色地带,公然破坏选举公平原则。

昨日本港再有多宗本地染疫确诊个案,疫情第三波已经杀到,堵塞抗疫漏洞刻不容缓。在此危急关头,反对派坚持搞“初选”,人为制造大型聚集,何异为病毒作伥。更有人质疑,今次疫情反覆同“七一”非法游行有关。可以看到,今年二月以来,每当疫情稍稍受到控制,反对派就迫不及待策划示威游行,这是疫情死灰复燃的其中一个原因。这也足以证明,反对派为了夺取立法会席位,为了所谓“35+”,已经不惜一切,根本就没有将特区政府“限聚令”及市民的生命健康放在眼内。

事实上,反对派一早公开提出“夺权三部曲”,欲在九月立法会选举再下一城是其中重要一环。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不少有意参选者打出“明独”或“暗独”的选举口号及政纲,譬如有“独立本土派”发布名为“香港人作为一个民族”的宣传册,公然鼓吹“港独”,与被取缔的“香港民族党”一脉相承。而戴耀廷以“戴罪之身”充当反对派“军师”,今次“初选”正是所谓“雷动计划”的一部分,说穿了就是操控选举,就是以身试法。

刚刚落实的国安法明文禁止操控选举等行为,违者可判囚终身。且看特区政府如何执法!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