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评 | 美国“制裁”暴露了揽炒香港的阴谋

2020-07-16 04:23:1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揭露“初选”违法本质系列评论之一

这边厢,反对派“初选”违法违规,市民大量投诉,特区政府深入调查,港澳办及中联办齐声谴责“初选”挑战国安法;那边厢,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香港自治法案》,同时宣布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高调祝贺香港反对派“初选成功”,还有人相信这是巧合吗?还有人怀疑外国势力不是借助在港的政治代理人,操控香港选举实现其政治图谋吗?

美国的“制裁”事先张扬,并无新意,但选择的时机却很关键。美国是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美国政客不关心自己人民的死活,反倒关心起香港反对派的“初选”,真是奇哉怪也。事实上,美国围堵中国的行动进一步升级,近日在南海、华为、新疆及台湾等问题上连连挑衅,打出一套“组合拳”,“香港牌”自不可少。事件显示香港反对派与外国势力早有沟通与默契,内外勾连操控香港选举,干扰、阻挠、破坏特区政府履行职能,剑指中国,可谓铁证如山。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是举足轻重的国际金融中心,战略地位重要,美国这些年花了血本,砸下重资,培养起一批又一批政治代理人。曾经亲英的香港反对派纷纷倒向美国怀抱,赴美游说络绎不绝,也说明香港反对派视美国为最大靠山。事实上,香港发生的一切乱象,背后都有美国黑手;美国通过多个涉港法案,得力於香港反对派全力“跪求”,其中不少人如黄之锋等加入“初选”并冒出。这足以证明,美国通过这些法案,旨在力保其政治代理人最终进入建制,从体制内夺权,实现“颜色革命”。

反对派搞过多次“初选”,但今次“初选”与众不同,这是香港国安法颁布落实后,反对派组织的第一个大型政治活动,除了涉及多宗罪,包括违反限聚令、私隐条例、选举条例,最主要是挑战国安法。反对派并不讳言,搞“初选”就是表达反对国安法的“民意”,当投票人数被吹到六十万时,他们从当初的惶惶不安中又强硬起来。美国昨日出手后,激进反对派更是打了鸡血似的“回勇”,扬言拒签参选确认书,并要说服传统反对派一起拒签,以集体捆绑方式挑战国安法,重演黑暴“齐上齐落”。不难想像,如果反对派最终实现立法会选举“35+”图谋,立法会只会更混乱更不堪,社会秩序及法治将荡然无存,香港将陷入没完没了的黑暴与动荡,“真揽炒”将成为事实,这是市民愿意看到的吗?

反对派宣传的“夺权三部曲”,其实就是“特洛伊木马屠城”之计,利用现有选举机制,控制区议会、立法会,最终推出自己的特首人选。控制立法会是其中关键一环。参与“初选”者公开承诺当选后否决包括财政预算案在内的一切政府法案,瘫痪特区政府运作,企图以此挟迫特区政府及中央,满足其“五大诉求”。

戴耀廷辩称,否决财政预算案是基本法赋予立法会的权力,“没有违反国安法”,但这只是其一贯的狡辩。立法会不是不能否决预算案,如今距离发表下一份预算案尚有大半年时间,财爷甚至还没有落笔,反对派就扬言否决,那就不是预算案本身有何问题,而是立法会沦为“揽炒”平台。在戴耀廷的“真揽炒十步”计划中,第八步是迫中央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第九步是“香港街头抗争更激烈,镇压也非常血腥,港人发动三罢,令香港社会停顿”;第十步是“西方国家对中共实行政治经济制裁”。可见反对派“志向”不小,何止要夺取香港管治权,更要将香港变成反共基地,进而颠覆政权。

戴耀廷一再搞风搞雨,也可以管窥外国势力对香港事务介入之深。本是一介书生,如何能策动“占中”、“雷动计划”、“风云计划”直至立法会选举过半大计?反对派政治光谱宽阔,互不服气,为何能乖乖听从戴的指挥?说穿了,不是戴有何特别本事,而是他背后有人撑腰。戴看似选举操盘人,其实最终操盘的是美国人,戴耀廷不过是其中一个扯线公仔而已。

美国最爱指手画脚,干预他国内政。美国视中国为敌,更是千方百计搞破坏,通过支持香港反对派夺权搞颠覆,为中国添烦添乱,已经不顾颜面赤膊上阵。

“十年客底黄粱梦,一夜水声却唤回”。从“修例风波”到黑暴,从反对派“初选”到美国制裁,都是精心设计,一环套着一环。但中央未雨绸缪,早有准备,国安法一出,立即惊破美国迷梦,“制裁”反而自揭老底。中央支持特区政府依法处理“初选”违法行为,香港市民期待特区政府该出手时就出手,让反中乱港势力试一试国安法的锋芒。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