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评 | 全民抗疫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

2020-07-20 04:23:1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眼下,疫情失控蔓延是威胁香港的最大危机,是市民最关心的焦点,抗疫成为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压倒一切的大事。为了抗疫,特区政府需要堵住所有漏洞,準备系列预案,採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包括推迟立法会选举以减少人群聚集带来的播疫风险。

一个月前,香港社会还沉浸在疫情受到控制的喜悦气氛中,大家相信生活将很快恢复正常,粤港澳三地互认健康码、解封通关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不料踏入七月,香港爆发第三波疫情且情况不断恶化,很多确诊个案找不到源头。前天,确诊个案累积至一千七百七十八宗,超过十七年前沙士的感染总数,这是一个可怕的分水岭。昨日,确诊个案首次“破百”,达一百零八宗,再创单日染疫新高,这还未计入初步确诊的六十宗个案。毫无疑问,香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抗疫进入最关键时期,我们面对两种前景:抗疫做得好,香港可以像北京那样,以较小代价在较短时间内控制疫情;做得不好,香港将重蹈美国等抗疫失败地区的覆辙,最终将付出多少人命伤亡的代价,经济损失多大,实在无法想像。

为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出现,特区政府昨日宣布多项措施,包括公务员在家工作,暂停所有非紧急公共服务;研究订立新例,强制全民在所有室内公共场所戴口罩;晚市堂食禁令延长一周;文凭试网上放榜;改建亚博馆作为检疫场地,腾空鲤鱼门度假村单位交医管局使用等。特首林郑强调,将根据防疫需要採取其他必要的措施。政府抗疫决心毋庸置疑,社会反应也相当正面,从记者街头访问来看,市民都认同抗疫是当前重中之重,理解并愿意配合政府抗疫措施。

但儘管绝大部分市民愿为抗疫出一分力,反对派却肯定不会遵从。为了实现立法会“35+”的图谋,戴耀廷等一早设计好“真揽炒十步”,势必抗令到底。必须指出的是,若立法会选举如期举行,播疫风险不仅在於投票的九月六日当天,更在於之前的大规模社会动员。就在昨日,揽炒派又藉口所谓“721事件”周年申请遊行活动,即使有关申请被警方否决,但搞事者我行我素,在元朗一家商场内高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等涉“港独”内容、违反国安法的口号,挑衅警方,多名揽炒派区议员被捕。

香港在抗疫方面曾表现优异、备受国际社会肯定,之所以功亏一篑,癥结在於反对派“揽炒”之心不死。七月一日,反对派无视警方反对,发动反国安法遊行,大量人群聚集且有肢体衝突,情况十分混乱,当时就有人担心传播疫情,结果是一语成谶。非法遊行数日后,香港爆发了疫情第三波,且多是本地社区爆发,与第一波、第二波的以输入个案为主截然不同,这绝非时间巧合那麼简单。

更加可恶的是,当政府收紧限聚令之后,反对派一意孤行搞“初选”,一周前於全港设立二百五十多个票站,并得意洋洋地宣称有逾六十万人参与投票。儘管这个数字有“发水”成分,但不可否认的是,大量人群聚集带来助疫为虐的恶果。不难发现,凡是近期的疫情爆发点,非法票站“总有一个在左近”;票站愈多,感染者愈多。举黄大仙区为例,一共设有二十三个票站,单单慈正邨就有两个,而慈正邨恰恰就是新一波疫情的重灾区;再看第三波疫情最早沦陷的沙田水泉澳邨,楼下就设有票站,当时楼宇监督要求停止投票,但揽炒派区议员只是取巧地暂停投票半小时,又让票站继续运作。

香港疫情第三波爆发,与揽炒派的一系列政治活动高度脗合,揽炒派摇身变为“播疫派”、“靠害派”。近日有多名染疫者死亡,揽炒派须负起最大的责任。有水泉澳居民控诉“揽炒派害死我们”,道出一个无法迴避的冷酷事实:香港防疫与众不同之处,在於既有新冠病毒,又有政治病毒,双疫齐发,香港需要“两线”作战;特区政府防疫的最大挑战,在於揽炒派为了一己政治私利,为了夺权及揽炒,无所不用其极,他们连杀人纵火的事情都做得出,还有什麼做不出?可以断言,立法会如期选举,等於给了揽炒派最大的藉口继续搞政治,“奉旨”违背限聚令。

健康无价,生命只有一次,但选举却可以从头再来。在全民抗疫这个压倒一切的当前要务之前,其他的都必须让步。政府是时候从科学、专业抗疫的角度,严肃认真考虑推迟选举,这是对全社会负责任,与反对派例牌抹黑的所谓“政治打压”没有半毛钱关係。老实说,书展可以推迟,为什麼立法会选举不可以推迟?数百万选民参与的选举再重要,难道比全球人关心的奥运会更重要?东京奥运会尚且需要因应疫情问题而推迟一年举行,为什麼立法会选举不可以推迟一年半载,等到疫情平息后再考虑?

抗疫!抗疫!抗疫!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社会未来。疫情控制不住,一切都无从谈起。在目前情况下,不能拘泥不化,不能闭着眼睛按程序办事,盲目坚持立法会选举必须如期举行,应该当机立断,立即研究延期选举事宜。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