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 评/记协露出纵容假记者的狐狸尾巴

2020-09-24 04:23:1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警方出手修订《警察通例》下“传媒代表”的定义,打击假记者,是拨乱反正之举,受到舆论广泛支持,传媒界更是热烈欢迎。但香港记协不高兴了,指控警方“违反新闻自由,限制公众知情权”云云,扬言寻求法律意见,暗示将以司法覆核挑战警方的决定。记协不出声则罢,这麼一跳出来,就把自己纵容假记者、暗助黑暴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记协作为反中乱港势力的一分子,抹黑警方是其本能,若最终出动司法覆核这一招,并不令人意外。不过,记协指摘警方限制公众知情权,则是危言耸听。目前在政府新闻处登记的传媒共有二百多间,涵盖本地报章、电台、电视等传统媒体,多间网媒亦登记在册,还有不少国际知名媒体。香港七百多万人口,拥有二百多间正规媒体,反映不同政治立场,可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哪有“限制公众知情权”之说?香港新闻自由度绝对不低,排名甚至高过欧美一些国家,“违反新闻自由”又从何谈起?

  新例之下,记协失去记者证发放权,因此恼羞成怒倒是真的。其实,记协是小圈子团体,成员主要来自反中乱港传媒,没有代表性,没有公信力,本来就没有资格发记者证。更何况,记协在去年黑暴期间扮演不光彩角色,包括乱发记者证,对假记者氾滥成灾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些所谓的“记者”,有的是暴徒,有的是神父,有的是年仅十二岁孩子,有的是国安法疑犯,他们的工作不是採访,而是阻挠警方执法及编造传播谣言。记协不分青红皂白,不作资格审查,谁给钱就发证,为黑暴推波助澜,被收回发证资格纯属咎由自取。

  更令人侧目的是,记协在黑暴期间公然为暴徒张目,将为记者维权的责任抛到一边。内地记者在机场遭绑架及虐待,记协不谴责暴徒,反怪罪受害者未出示记者证,招人嫌疑;大公报记者被暴徒殴劫起底,记协对事件视而不见,没有任何谴责;但当后来警方要求“假记者”亮明身份,记协就自打嘴巴,声称“人人可做记者”,不需要出示记者证。记协是非不分,反口覆舌,如此一个立场偏颇的政治组织,有何资格进行记者身份认证?

  记协批评警方修改有关通则后,将传媒认证权收归政府新闻处,更是捉错用神。须知道,由官方及具公信力机构发放记者证,正是国际惯例。以美国为例,欲进入白宫採访,必须申请白宫认可的记者证;去五角大楼採访,必须申请国防部认可的记者证,按照香港记协的逻辑,英美等国是否打压新闻自由?换言之,西方国家统一发证没问题,香港照此办理就不行,是不是双重标準?

  来说是非者,正是是非人。破坏新闻自由、削弱公众知情权的不是警方,恰恰是记协及揽炒派。记协劣迹斑斑,臭名昭著,是传媒界的耻辱、记者的败类,这种政治组织早就该取缔,不容其颠倒是非。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