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评/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中央的权力

2021-02-26 04:24:2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如果把“一国两制”形容为一套软件,当软件被恶意攻击而无法正常运行时,由软件创设者的中央来维修完善,使之恢复正常运作且具备更强防毒能力,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日前指出,为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最关键、最急迫的是要完善相关制度,特别是完善有关选举制度,且必须在中央的主导下进行,这同样是理所当然的事。

  夏宝龙的讲话引起广泛回响,受到各界广泛支持,但也有人批评中央修改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削弱了民主”、“破坏高度自治”,更说政改“五步曲”变为“一步曲”是为“操控选举”云云,如果这不是出於无知,就是刻意误导,混淆视听。

  中央是香港“一国两制”的创制者,基本法由全国人大制定,这本身就说明香港选举制度是国家的主权行为,只能由国家机关来决定。从宪法层面看,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源於宪法第31条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同时,在66条全国人大的职权裏面,增加了“决定特别行政区的设立及其制度”一项,这个“制度”,自然就包括香港各类选举的制度。

  从香港回归二十多年来的实践观之,中央一直在主导及决定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发展演变,香港则是参与者。全国人大常委会为完善香港选举制度、解决相关问题,曾两次解释基本法,5次作出相关问题的决定。第七届立法会原订去年9月选举产生,但由於疫情关係而推迟,全国人大常委会因应特区政府的请求,决定第六届立法会延期一年,填补立法会真空。这就是中央行使宪法权力的典型例子。

  至於香港选举是“五步曲”还是“一步曲”,都是中央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由特区发起政改需经过“五步曲”,是得到中央授权;而在特别情况下,当“五步曲”无法进行时,就变成由中央决定的“一步曲”。

  环顾全球,在所有单一制国家,不管实行什麼政治体制,地方选举制度都是中央的事权。苏格兰的自治程度在英国是最高的,其选举制度就是根据英国国会於98年通过的《苏格兰法》来规定的,这部法律规定了苏格兰地区的选举如何进行、何时进行、选举程序、议员资格、议席分配、选举召集人等,非常具体。新冠疫情爆发后,包括伦敦市长换届选举在内的地方选举全部被押后,同样由英国国会决定,而不是地方政府拍板。在法国,宪法也规定地方议会的选举制度须由国会制定确立。

  必须指出的是,中央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出发点及落脚点是维护“一国两制”,保障香港长治久安,推动香港再出发,而且中央必定会参考香港的意见,这当中的空间是很大的,香港各方应该有足够的信心。所谓“削弱民主”、“操控选举”之说,完全是煽风点火,别有用心。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