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评/疑犯替疑犯辩护 法援乱象何时休?

2021-06-21 04:23:2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国安法首犯唐英杰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及恐怖活动罪,周三在高等法院开审。此案另一引人注目之处,是唐的其中一名代表律师是参与揽炒派非法“初选”、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刘伟聪。庄严的法庭上,由一个国安法疑犯雄辩滔滔地为另一个国安法疑犯作辩护,这是多么的讽刺,又是多么的荒唐!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匪夷所思的事情吗?

  身兼大律师及区议员的刘伟聪近年为人熟悉,是因为他一再以政治凌驾法律为黑暴护航,他曾发表“年轻人犯了法,但政府及警察带头破坏法治”等谬论,这暴露了他的政治倾向。他也多次代表黑暴案被告,其中有2016年春节“旺角暴乱”案被告之一的卢建民,亦有在2015年“反水货”示威中被控袭警的女被告。香港国安法去年七月一日落实后,刘伟聪接受反中乱港传媒访问,攻击国安法为“地球人看不懂的火星文”、“暴政”的产物。去年七月中,揽炒派组织非法“初选”,事后四十七人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刘伟聪是其中一名被告,也是获得保释的十一名被告之一。从刘伟聪放肆攻击国安法及参与非法“初选”来看,他不认同且仇视国安法,本身专业资格成疑,法援署再安排他出任唐英杰的辩护大律师,更令人疑窦丛生。

  最关键的是,刘伟聪以“戴罪之身”出任唐英杰的代理大律师,在辩护过程中或能接触涉及调查及检控违反国安法的机密及敏感资料,从而有利于刘伟聪就自己的案件辩护,存在利益冲突之嫌。难怪有人认为,与其说刘伟聪是为唐英杰辩护,不如说是为自己辩护。法援署这种安排莫名其妙,明显存在问题,不符司法公义,在政治上、形象上也欠公正。香港大律师有一千多名,法援署“众里寻他千百度”、偏偏选了刘伟聪,难道只有刘伟聪可以代表唐英杰?

  法援署胡乱审批法援的问题早就备受诟病,但乱象未有止息,更有愈演愈烈之势。统计数据显示,法援署近年批出的个案急增,费用增幅更大,由2018至2019年度的6亿多港元,增至2019至2020年度的11亿多元,再增至本年度的逾14亿元,短短几年间公帑支出增长逾一倍,原因是黑暴案申请法援大幅上升。由于黑暴案被告的代表大律师基本上都被指是“深黄”,法援署早有揽炒派的“提款机”之讥。法援署安排曾公开反对国安法的大律师公会主席夏博义为逃到台湾的“爆眼女”辩护,已经激起民怨,如今又爆出国安法被告刘伟聪代表国安法被告唐英杰的闹剧,法援署的问题还能否认吗?对此乱象,有关部门又岂能继续坐视?

  随着香港国安法落实,街头暴力几近绝迹,但从法援署等部门乱象不止来看,“软对抗”成为今后一段时间的主要矛盾,特区政府落实“爱国者治港”这一重要原则任重而道远,建立一套与新时代相适应、能彰显法治公义的法援制度已是当务之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