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评/辞职可以,避责是妄想

2021-07-13 04:23:2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区议员宣誓在即,揽炒派鸡飞狗走,数日内已有约170名区议员辞职,相信辞职潮仍未完结。然而,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揽炒派若以为急急“跳船”就可以逃避法律责任、避过被追讨任期内的不当薪津,不过是一厢情愿。

  特首林郑月娥昨日指出,本届区议会极端政治化,利用区议会平台反内地、反政府,侮辱官员;今年5月 底“公职人员宣誓条例”通过,辞职者“心中有数,可能自己做了‘负面清单’的事,所以决定先行辞职”。这番话可谓一针见血。

  事实上,本届区议会是在2019年黑色暴乱的极不正常情况下产生的,是“颜色革命”制造的怪胎。大部分区议员是揽炒派,“当选”本身已有问题,任内又做下许多涉嫌违法的事,不符“爱国者治港”原则,也不可能符合“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的誓言,肯定过不了本月的宣誓关,即使为“粮支”而勉强宣誓,相信也逃不过被DQ的结局。由于担心DQ后需要交还任内薪酬,涉款逾百万元,因此才匆匆辞职。

  问题是,天底下哪有辞职就能免责这么便宜的事情呢?就如刚刚辞职的中西区区议员甘乃威及郑丽琼,就曾被揭发是“拆国旗”的黑手;《大公报》近日再取得相关视频证据,有声音有画面,力证两人曾在区议会内发难,用“垃圾”来形容悬挂在街头的国旗及国庆横额,“命令”食环署、地政署清除“垃圾”,而且要求以后在回归纪念日、国庆节等四个重要节日都不准悬挂国旗及横额。视频中,甘乃威与郑丽琼一唱一和,大骂在场的政府人员“全部是共产党的打手”,气焰之嚣张、语言之恶毒、态度之蛮横,令人吃惊。

  事件发生于去年9月30日,即国安法落实三个月后,属于典型的“顶风作案”。最讽刺的是,甘郑二人“有胆做无胆认”,事后企图篡改不利纪录,遭到秘书处拒绝后又玩花招,连续四次阻挠通过会议纪录,致使会议纪录至今仍未全面公开。

  然而,揽炒派区议员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不可能像粉笔字一样可以被轻易擦掉,民意亦强烈要求特区政府严肃处理,依法追究责任。另一方面,这也证明由于香港过去没有国安法,对参选资格的审查又宽松,致使区议会中门大开,蜕化变质,由地区事务咨询机构变为揽炒派的据点、“颜色革命”的平台。有人参与非法“初选”、有人签署“揽炒宣言”、有人乞求外国制裁香港、有人借出办事处供非法“初选”之用等等。一言以蔽之,法例所列明的“负面清单”上的事项,他们都做过,匆匆辞职确实是作贼心虚。

  随着揽炒派“仓皇辞庙”,区议会乌烟瘴气的一幕将成绝响,香港国安法的威慑力再次得到彰显。但从近日发生“孤狼”刺警案及警方连破本土恐怖组织观之,拨乱反正未竟全功,维护国家安全依然任重道远。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