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评/必须正视医疗体系存在的问题

2021-10-15 04:26:5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每位医护人员都曾誓言要以病人利益为重,恪尽职守,但在现实中,大家都做到了吗?资深传媒人江迅去世前痛苦无助的惨叫声震撼人心,不能不令人对部分公立医院的服务质素及医生护士的专业精神打下很大的问号。

  江迅既是资深媒体人,亦是著名作家、文化人,备受社会各界尊重。据其家属表示,数日前他身体不适,住院一晚后,翌日被告知无大碍安排出院;但出院后病情又发作,严重抽搐加全身疼痛,家人召救护车再送院,之后两日他一直在病床上惨叫,然而在十几个小时里都见不到一个医生。家人赶到医院,同样求助无援。最终病情急转直下,送入深切治疗部,数小时后就离世了。

  江迅一生助人无数,想不到在他生命的最后数十小时里,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没有人能帮到他。疫情期间家属不能探病,见到时已是一具没有反应的躯体,并被护士告知“什么原因,死因庭上法官会有定案”。死因庭自有其决定,但治病救人的不是医护人员吗?岂能用如此“事不关己”的冷酷态度对待?医护人员的责任心和同理心何在?

  救人如救火,准确地诊断和及时抢救,足以将病人从鬼门关拉回人间。但就今次个案来看,令人质疑医生诊断的准确性。病人叫天不应、叩地不闻,黄金救人时间是否白白流失?医院是见证人生起点及终点的地方,医护人员见惯生死,也听惯了病人的呼救声,但对每一位病人来说,生命只有一次,来到医院,就是将生死托付给了医护人员;对每一个家庭来说,一位亲人离世,就仿佛天都塌下来。医者父母心,如果医护人员都能视病人如亲人,牢记当初的誓言,全力救人救命,就能挽救很多人的生命。

  江迅走了,走得很痛苦,家人无法释怀。但这绝非个别事件。市民对公立医院早已存在严重不满。近日有6岁女童手术后变植物人,家人质疑输血延误及麻醉剂过量,已向医管局提出民事诉讼;也有自杀麻醉科女医生的遗言曝光,声言目睹医疗事故发生而医院秘而不宣,蒙蔽死者家属,因深深自责导致情绪备受困扰,最终“以死控诉”。香港当然有很多很好并且很负责任的医护人员,但类似悲剧时常发生、市民观感不断变差,当局必须高度重视。

  长期以来,几乎所有医疗问题都被归咎于前线人手不足。到底人手不足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病人喊救命都安排不了一位医生处理呢?事实上,公院缺少的难道只是人手和资源吗?当市民看到一些人一方面抱怨人手不足,一方面又抗拒引入外援;看到不少医护人员近年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就不难得出其他的结论。

  事实上,如果香港公共医疗体系也病了,难道不该看诊、吃药甚至动手术吗?制度出了问题,就要从源头上解决。无论如何,江迅的遭遇,不能再重演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