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隔海观澜 > 正文

隔海观澜/国民党主席选举规则暗藏“魔鬼细节”\朱穗怡

2021-05-10 04:24:1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选举果然是有钱人的遊戏。最近国民党公告党主席选举流程,暗藏“魔鬼细节”:参选者除了要缴纳登记费新台币20万元(约5.6万港元)、作业费300万元(约84万港元),还要交付保证金1000万元(约280万港元)。这意味着参选者一共要交1320万元(约369万港元),真是“未见官先打三十大板”。据说,这是国民党主席选举首度採用保证金制度。有参选者批评这项新制度是“排贫条款”。其实,就算不用交保证金,登记费和作业费合共也要320万元,即差不多一百万港元。这对有钱人来说“湿湿碎”,但对於普通民众而言则是一笔不小的款项。单是这一道门槛就已经令不少人却步了。

  对於保证金制度引发争议,国民党方面先是说“若在选举中落败,会退回保证金”,后来又说“保证金并非要参选人交现金,只是书面承诺,当选后就要缴交”。其实,国民党的党职人员每年都有募款任务:党主席需缴交1000万元(约280万港元)、中常委50万元(约14万港元)、中央委员10万元(约2.8万港元)、区域与不分区立委30万元(约8.4万港元)。而这次党主席选举的保证金正正就是党主席的募款额。看来,国民党中央是等不及了,在选举时就已经要核实未来党主席的“财力”。国民党财务拮据可见一斑。

  2016年5月民进党蔡英文政府上台后,首要任务就是要切断国民党财源,进一步削弱这家“百年老店”的竞争力。民进党当局仗着自己是“立法院”第一大党,於是强行修法,制订“不当党产条例”,成立“党产会”,以“追讨国民党不当党产”为名冻结国民党的财产。此举受到岛内舆论的强烈抨击。“党产会”不过是一个行政机关,竟然拥有对团体私有财产的“生杀大权”,如此还要法院做什麼?此外,“不当党产条例”有不少违法之处,包括对“不当”的定义模糊、採取有罪推定原则、违反一般法令追溯时效原则等。民进党号称“民主进步党”,但为了打击政治对手,不惜破坏民主、践踏法治,显然是一个毫无道德底线的投机政党。

  由於民进党把持行政权和立法权,并安排自己人当大法官,三权集於一身,国民党党产只得任由民进党当局处置。这五年来,国民党共有193亿元党产遭当局冻结、109亿元遭追征。到去年8月,国民党的现金已经用光,去年财务结算显示亏损1.4亿元。目前国民党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每年2.4亿元政党补助款。然而,国民党每月人事行政成本高达2500万元,一年支出至少3亿元,2.4亿元政党补助款并不够用,仍要四处借钱。党主席身为一党之主,其募款额当然最高。

  俗话说得好:钱不是万能,但没钱就万万不能。要做国民党主席,光有政治才能还不行,还要有生财之道。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