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纵横谈 > 正文

纵横谈\特朗普的抱怨促日本反思安保变数\陈 洋

2019-07-02 03:02:21大公报 作者:陈洋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地时间6月26日接受电视采访时表达了对《美日安保条约》的不满,称“如果日本遭到攻击,我们会打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美国遭到攻击,日本则在索尼电视上看着。”此外,彭博社在稍早前的一篇报道中也提到了特朗普对该条约的不满,并暗示要撕毁该条约。尽管在6月28日的美日首脑会谈上,特朗普没有谈及条约问题,而且双方都认为“美日同盟达到了史上前所未有的稳定”,但这并没有完全消除日本方面的不安。毕竟《美日安保条约》是战后美日同盟的基石,一旦美国退出该条约,那么不仅将冲击日本外交、美日同盟关系,而且还将影响到整个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

《美日安保条约》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维护日本国内稳定,而非保护日本安全。1951年,时任首相吉田茂与美国方面签署《美日安保条约》(一般称旧安保条约),该条约主要规定1952年日本恢复主权后,为了防止日本出现内乱,美军拥有继续驻扎日本的权利。在当时,这部条约的最大意义在于促使美军的身份发生变化,从之前的“占领军”转变为“驻日美军”,也就是拥有了合法驻扎日本的权利。但是,这部条约并没有规定美国负有保护日本的义务,由此也就为之后修改条约埋下了伏笔。

1960年,在日本国内反对声一边倒的背景下,时任岸信介政权还是强力推动通过了修改后的《美日安保条约》(一般称新安保条约)。在这部新条约中,则明确写入了“当日本遭到攻击,美国有义务提供保护”的条款。如果说旧安保条约为美日关系提供初始基础的话,那么新安保条约则成了战后至今美日同盟关系的基石,并且也定义了战后日本外交的总体基调,即“美主日从”。时下,特朗普所抱怨的恰恰就是这份签署于1960年且沿用至今的《美日安保条约》。

通过《美日安保条约》,日本从战后至今着实享受到诸多好处,但这并不意味着日本就完全接受该条约。一方面,日本经济能够迅速从战败的废墟中走出,迅速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68年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保持长达42年之久(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借助美国的军事保护,日本可以长期专心发展经济,减少与他国的冲突或摩擦,并且在国际社会上树立和平国家的形象。与此同时,该条约也给予了日本一些外交底气,比如2012年美国方面明确表示《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因此,日本近年来敢于在钓鱼岛主权、南海等问题上与中国叫板,也正是基于此。

另一方面,恰恰是《美日安保条约》的存在,束缚了战后日本军备力量的发展,这是日本所耿耿于怀的。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的数据显示,目前约有5.4万名美国军人驻扎在日本列岛的85个军事设施中。这既是在安保层面为日本提供全方位的保护,也是防止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某种程度上在军事层面给日本设了一个紧箍咒,使日本缺少发展本国军备力量的合理性。当然,随着美国综合实力的相对衰落,在维护区域乃至全球和平方面,美国也逐渐要求日本肩负起更多的责任,比如2012年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后,日本部分解禁了集体自卫权、放宽“武器出口三原则”、大量购买美国军事武器等。但总体而言,日本仍然无法自由地发展本国军备,仍然受限于《美日安保条约》。因此,对于特朗普抱怨《美日安保条约》不公平,扬言要退出该条约,安倍晋三未必会担忧,反而很有可能希望美国退出,以此令日本获得更多的军事自主权。

此次特朗普就《美日安保条约》表达不满,还有一个背景值得注意,那就是安倍政权正在积极推动修宪。修改《日本国宪法》是安倍晋三的政治夙愿,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以来,先后通过炒作“朝鲜威胁论”、“中国威胁论”在日本国内营造修宪的舆论氛围。然而,随着朝鲜半岛局势缓和以及中日关系恢复,安倍政权的修宪缺乏了民意基础,毕竟日本周边局势稳定,为何要修宪呢?如此一来,特朗普对《美日安保条约》的抱怨则很有可能成为安倍政权修宪的一张新牌,即日本的安全需要依靠日本人自己、美国是靠不住的。至于这张牌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日本舆论,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最后,此次特朗普抱怨《美日安保条约》只不过是一次小风波,很难动摇美日同盟关系的根基。但是,通过这样一次小风波,必将促使日本认真思考自己真正需要的安全方式。美日关系仍将长期持续,而《美日安保条约》或许将面临新的调整。

(作者为日本问题青年学者、国际问题专栏作者)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