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纵横谈 > 正文

美产品伤日农 衝击安倍执政根基

2019-09-28 04:23:1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陈洋

  根据《朝日新闻》报道,在当地时间25日举行的美日首脑会谈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缔结经贸协定达成一致,并签署了共同协议。经贸协议签署后,还需要两国国会的审核批准,预计最快年内就能正式生效。在与中国、欧盟的经贸谈判并不十分顺利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率先和安倍政府达成协议,这既能为明年竞选连任增添筹码,也能够转移国内外舆论对这几天“弹劾”新闻的关注。与此同时,安倍也能舒口气,专注推动修宪议程。在当天的首脑会谈上,安倍强调签署经贸协议对两国是“双赢”,恐怕指的就是这层含义吧。

  美日经贸协议正式生效后,意味着美国农产品将以廉价的方式湧入日本市场,这将对安倍政府造成一定的衝击。长久以来,日本政府将大米、牛肉和猪肉等5种重要农产品视为“圣域”,并对外国相关农产品征收高关税,以此保护本国农产品。之所以如此,主要就在於日本农民是自民党最主要的支持群体之一,并且拥有强大的选票动员能力,在选举中发挥重要作用。然而,自TPP、日欧EPA相继签署后,已经让一部分海外农产品得以通过低关税甚至零关税的方式进入日本市场,对日本农民的利益构成了伤害。如今根据美日经贸协定的内容,日本进口美国牛肉的关税将从38.5%降至最终的9%,17%的美国苹果关税和4.2%的美国猪肉关税最终将完全取消,日本每年将从美国进口不超过15万吨的小麦等。可以说,安倍政府是以TPP成员国的关税标準进口美国农产品。今后,随着日本农民的利益受损感受愈发明显,安倍政府以及自民党的支持根基也愈将受到衝击。

  美日经贸谈判能在一年多的时间裏取得成果,不可谓不快。特朗普急於建立政绩倒不难想像,毕竟目前为止美中、美欧的经贸谈判还没有结果,但安倍为何也急於尽早达成经贸协议呢?笔者认为,这是为了防止美日经贸领域的矛盾蔓延至政治外交领域,进而造成美日同盟关係动摇。

  回顾二战后至今的美日关係史,两国同盟关係总体上是不断深化发展的,但因经贸摩擦导致美日政治外交关係受到影响的案例也不是不存在。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两国在纺织品领域的摩擦不断升级,美国要求日本限制出口,解决“不平等”的贸易问题,但日本不积极的应对态度,引得美国方面颇为不满。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开始出现调整,特别是时任总统尼克松1971年7月15日在未及时告知日本政府的前提下,突然宣布将访问中国,不仅令日本朝野震惊,也让日本第一次体会到了“越顶外交”的尴尬滋味。现在看来,美日纺织品摩擦与尼克松访华未必有直接联繫,但当年的经贸领域摩擦蔓延到政治外交领域则是不争的事实。

  今时今日,美国再次对日本进行“越顶外交”的可能性已不大了,不过,特朗普动不动就对驻日美军费用、《美日安保条约》表达不满,则让安倍政府尤为紧张,担心美日同盟关係鬆动。当然了,特朗普的相关言论既可以理解为是一种谈判策略,但也可以理解为是经贸摩擦蔓延至政治外交领域的信号。因此,安倍政府尽早与特朗普政府达成经贸协定,也是为了消除潜在风险,确保美日同盟关係稳固。

  观察本轮谈判,安倍政府并没有完全接受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所有要求,而是进行了一番博弈,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依然是日本让步较多。本轮谈判的焦点其实是以大米、牛肉为代表的农产品和汽车进出口关税。在农产品方面,日本以TPP成员国的关税标準,对美国的牛肉、猪肉等给予了优惠,但并没有接受零关税进口美国大米的要求。在汽车进出口关税方面,双方虽然没有达成最终意见,但特朗普承诺暂不对日本汽车加征关税,且双方有意朝着完全撤销汽车关税的方向继续进行谈判。安倍政府在进口美国农产品方面的让步,换来了继续就汽车进出口关税的谈判,其实也可以视为是一种胜利。

  正是因最主要的美国大米、汽车进出口关税问题依然存在,所以也就意味着谈判并没有完全结束,两国之间的经贸矛盾依然存在,目前只能说是第一回合刚刚结束。此外,日本对美国的经贸赤字虽有所降低,但远未达到特朗普所强调的“平等”贸易标準。因此,对安倍政府而言,“特朗普风险”仍然存在,美日经贸谈判远未结束。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