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纵横谈 > 正文

纵横谈\英国媒体高估了香港示威者的情商\施君玉

2019-10-15 04:23:13大公报 作者:施君玉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当地时间10月10日中午,大批“反抗灭绝”组织成员聚集在英国伦敦城市机场的主要出入口,试图以静坐和合唱的方式瘫痪整个机场,以此吸引政府对环境保护问题的重视。其中不少人采取了非常激进的行为,甚至爬上了飞机的机顶。英国广播公司(BBC)将这些人试图瘫痪并占领机场的行为称作“香港模式”(HONG KONG STYLE)。

的确,前段时间香港的示威者曾经占领过机场,令几百架次的航班被迫取消,乘客为此怨声载道。但英国媒体把这个“光环”戴到香港示威者的头上,实在是有点张冠李戴,高估了香港示威者的创造力。其实,早在2008年11月25日,泰国“黄衫军”支持者就举行过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冲击国家电视台和政府办公机构,占领总理府以及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曾令包括中国游客在内的世界各地数千名旅行者滞留在泰国机场。正在秘鲁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的泰国总理颂猜不得不紧急回国,他的专机只能降落在一家军用机场。2015年泰国对这起占领机场事件的主谋,以恐怖主义的罪名予以起诉并判处三年徒刑。可见,占领机场既不是新鲜事,更不是香港示威者的发明。

持续120余天的香港动乱至今没有收手的迹象,但示威者的套路总体上没有超出“颜色革命”的标准范本,如果说香港示威者有什么独创的话,那就是在世界许多地方玩弄的把戏在这个弹丸之地进行了合成。从瓦解警察等强力部门斗志的文宣,到直接以割颈术夺取警察的性命;从组成手把手的人链(模仿波罗的海三国独立运动),到统一着黑色服装(美国“颜色革命”之父夏普曾在教科书中指导政治搞手,一定要以花朵和某个颜色作为运动的标志,以增加参与者的凝聚力,在运动开始阶段,一定要以非暴力形式出现,随着运动的不断扩大,暴力方可不断加码);从设计参与者的手势到煽动性的口号,没有一件东西玩出了新花样。

英国“反抗灭绝”组织以占领机场为要挟,却遭遇了与香港示威者完全不同的结局。英国警方选择果断执法,迅速将激进抗议者带离现场,超过1000名抗议者被捕。而香港机场管理局当天却阻挠警察在机场管理区内执法,暴徒们差点将两位内地人打死。这种处理香港机场暴乱的做法,倒真有点“港式风格”。如果说有什么可以借鉴的话,英国这位老师不必自谦,香港的管理者们应该以英国为样板,看看他们是怎么毫无留情地打击这些非法行为的。

英国媒体之所以把“港式风格”的头衔安在香港示威者的头上,无非是给香港这些年轻人打点鸡血,让他们为自己的“发明和创造”兴奋一阵子,激励他们继续进行大肆破坏,为世界创立“范本”。

其实,明眼人看得非常清楚,颜色革命不存在“香港模式”,也不存在香港带坏西方的假设,如今香港正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西方带坏了香港,让一代年轻人陷入了西方民主的迷思,把“一人一票”视为解决香港所有问题的万能钥匙。在香港抗议势头明显下滑的关键时刻,来自美国得州的参议员、2016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克鲁兹一身黑装,走上香港街头,让香港的示威者们顿时打起了精神。克鲁兹声称“没有看到香港的暴力”,只看到香港人权和民主遭到了破坏。此公戴上眼罩、堵上一只耳朵来了解香港情况,回国后就可以在国会现身说法,参众两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也就顺理成章了。克鲁兹这趟亚洲之行真是没有白来,接下来的几天里,香港示威者们可以继续藉着美国会通过涉港法案的溢出效应在香港“挥霍”一把。

香港作为棋子的作用在这次中美经贸谈判中算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前几天,特朗普总统向香港示威者喊话,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近乎达成,“示威活动会很快平息”。换句话说,香港作为经贸谈判的筹码作用正在下降,接下来成为弃子只是时间问题。这两天,叙利亚的库尔德人痛苦不堪,前几年为美国中东政策冲锋陷阵的他们,转眼之间成为美国的弃子,眼下正遭遇土耳其军队的强力打击。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好求助于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希望为自己的生存找到有限的空间。    当然,库尔德人与香港人不可同语,但一些香港年轻人把大好的时间不用在学业上,而是热衷于街头政治,让我们不得不为他们的前途命运而担心,这会失去学业的竞争力,即使不被美国抛弃,迟早也会被这个时代所抛弃。

年轻人的成长需要时间,不撞南墙不回头恐怕是很多年轻人需要付出的代价。香港年轻人应当感到幸运,因为他们生在香港,拥有世界上最文明的警察执法队伍和体制,否则他们要用生命的代价积累人生的经历。看看这几天伊拉克、厄瓜多尔非法集会者死伤无数的下场,这种反差尤为强烈。主动撕掉西方社会给香港年轻人贴的美化标签,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把一切诉求纳入法治的轨道,“阳光之下没有新鲜事”,该有的未来仍然属于你们,但这真的需要提高香港年轻人的整体情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