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纵横谈 > 正文

纵横谈\2020年中东局势岌岌可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

2020-01-03 04:23:1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2019年12月29日,美国发动了对叙利亚、伊拉克、索马里三处的目标空袭,除了针对索马里真主党的空袭属於反恐行动外,美军当天对什叶派武装组织“真主旅”位於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多处设施发动空袭,以报复该组织对伊拉克境内美军基地的多次攻击。这同时也引发了伊拉克大批民众衝击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随后五角大楼於2019年12月31日宣布,美国将立即向中东派遣约750名士兵。2020年尚未开始,中东乱局又呈现新的危机。特朗普原来设想的在中东全面战略收缩似乎难以为继,而扩大战略投入似乎正在密锣紧鼓。

  回顾2019年,伊朗与美国之间针锋相对,战争多次几近一触即发,又戏剧般地峰迴路转。美国支持的“不沉的航空母舰”以色列与伊朗之间多次激烈对抗,又似乎有惊无险。毫无疑问,2020年美国、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的紧张气氛和对立情绪将会持续升温,美伊、以伊之间低烈度甚至中烈度衝突的突然爆发将成为中东地区难以预测的最大危险。2020年,美国肯定会默许以色列继续发动对伊朗在中东目标的有限打击,伊朗则会继续通过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哈马斯和叙利亚什叶派民兵组织对以色列的政治、军事目标发动报复性攻击,双方都在考验对方的承受力,也在盘算发生大规模衝突的代价,但谁也无法预估他们在今年是否会出现大规模军事衝突。特朗普2019年12月31日对伊朗咆哮道:“他们将付出巨大代价!”这意味着美国与伊朗之间更大的军事对峙和美国对伊朗更严厉的制裁已经拉开序幕。儘管如此,美国与伊朗之间仍避免直接对抗,寻求可能的接触。

  美国与土耳其的关係将是中东政治的又一热点。美国决策层对桀骜不驯的埃尔多安总统几乎是无可奈何,土耳其虽是美国在北约最强大的盟国之一,但因与美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促其全面“亲俄”。埃尔多安将坚持用S-400来构建自己的防禦体系;土耳其将继续引发“祸水西流”,甚至会为欧洲製造新的难民危机。在叙利亚北部,埃尔多安绝不会允许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有任何喘息机会。美国将在叙库武装和土耳其之间继续左右为难,不得要领。未来叙利亚北部地区的局势仍将错综複杂,美国、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之间的利益犬牙交错,牵一髮动全身,有可能维持短时间的不战不和,亦有可能成为新的衝突裂变点。

  2020年,整个中东与北非地区的乱局不断。黎巴嫩因为食品涨价而引发大规模骚乱;也门因战乱而与外界联繫遭封,和平进程遥遥无期;阿尔及利亚新政权立足未稳;利比亚战事因土耳其军事干预将再起波澜,很可能引发希腊、埃及、塞浦路斯为一方、利比亚的黎波里政府和土耳其为另一方的严重军事对立,东地中海危机加深;约旦因海湾国家减少援助而生民变;脆弱的伊拉克政府因夹在美国与伊朗之间而越来越难以为继,不断的骚乱很可能导致伊拉克民众要求美军全面撤离。若中东国家各国的内乱外溢,很可能形成新的“阿拉伯之春”式的大混乱。若如此,极端组织会乘机死灰复燃,“基地”组织也期盼捲土重来;类似索马里青年党这样的地区性恐怖组织或极端组织、“基地”组织分支的恐怖势力会继续扩张外溢,中东将陷入更大的混乱。儘管因中美贸易谈判和中东乱局而使得油价回涨,但中东乱局的继续恶化有可能导致波斯湾油轮航路被堵塞,世界原油供应链遭遇更大的衝击。

  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迄今为止,没有一次美国大选像2020年这次会对中东战略格局和政治生态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以色列、沙特、阿联酋都期待美国继续坚持在中东的强硬政策,沙特特别希望特朗普连任,因为不论是美国民主党还是美国舆论界对沙特的印象都不是正面的,只有特朗普对沙特王室情有独锺。内塔尼亚胡则更是希望特朗普连任,在内氏看来,特朗普是美国建国以来最亲以色列的总统,而民主党前总统奥巴马是最反对以色列的总统。不论是所谓“世纪方案”还是默认以色列戈兰高地和宣布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合法化,特朗普对以色列都是一路纵容、姑息,促使其毫无顾忌地实现永久兼併西岸的计劃。反之,伊朗则希望看到美国民主党上台,因为正是在民主党总统奥巴马时代,才签署的伊核协议。而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持续了19年的阿富汗战争能否结束也取决於下一届美国总统,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之间一直是打打谈谈、陷入僵局,而不论是特朗普还是阿富汗塔利班都期待能在大选前达成美军撤军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的最后一个月,伊朗、土耳其、卡塔尔三国首脑到访马来西亚举行四国吉隆坡峰会,这是伊斯兰世界首次没有沙特、阿联酋、埃及参加的峰会,这也预示着伊斯兰世界会出现更大的分裂与分化。

  总之,中东乱局不仅将持续下去,而且孕育着战争风险,火藥桶不断增多。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