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纵横谈 > 正文

纵横谈/“群体免疫”凸显西方社会治理之失\施君玉

2020-10-15 04:23: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10月13日,联合国新一届人权理事会产生,包括中国在内的15国当选,任期三年。

  美国务卿蓬佩奥就此发表声明,谴责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拥抱威权国家,说明美国退出人权理事会的决定是正确的”。他大言不惭地表示,“美国对人权的承诺远不止於言辞,而是通过国务院的行动惩罚了那些人权践踏者”。

  中国有没有资格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并不是由美国一家说了算,而是由联合国191个成员国投票共同决定。即便美国动用一切国家机器,并鼓捣国际社会结成反华“民主国家联盟”,但中国依然获得了139张选票,赢得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

  2020年非同寻常,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拥有最先进的医疗技术,但在新冠疫情面前,却如此不堪一击。现感染人数超过800万,死亡人数接近22万,就在美国政府对新冠疫情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些所谓美、英等国大学教授抛出《大巴灵顿宣言》,倡导全球“群体免疫”,并获得了数千名所谓全球专家学者的联署,为白宫抗疫不力变相辩护,特朗普顾问阿特拉斯实际上是这项倡议的背后支持者。世界衞生组织总幹事谭德塞发表声明,谴责这种行为极不科学、也极不道德。

  在过去的几千年裏,人类一直与各种疾病进行鬥争,由於科技水平低下,人类面对疫情也只能听天由命。但在21世纪的今天,居然还在倡导搞群体免疫,完全是污辱全球生物学家、社会学家的智商。

  新冠病毒可防、可控、可治已被这几个月的实践所证明。抛开两大制度优劣不谈,仅就资本主义社会而言,也有一些国家防疫做得较好。截至10月13日,拥有480多万人口的新西兰,死亡人数只有25人;新加坡感染人数近6万,但死亡人数也只有28人;韩国与美国1月21日同一天宣布发现新冠肺炎患者,但韩国死亡人数为438人,而美国的死亡人数正朝着30万奔去,如此巨大的落差,只能用奇葩来形容美国的抗疫政策。

  在新冠疫情面前,捍卫人权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人的生存权是最基本的人权。某些科学家打着科学的幌子,说什麼可以让青少年首先恢复正常生活,以增加免疫的屏障。但社会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感疫后的青少年必然会通过各个链条,将风险传导给老龄弱势群体。以科学的名义剥夺老年人的生命权,充分暴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残酷性、虚伪性。

  中国抗疫取得阶段性成果,被西方称为“专制主义”。而绝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防疫如此糟糕,却被解读为尊重人权及隐私。可见,不是这些国家真的很讲人权、民主,只不过是他们掌握着对世界人权、民主的定义权、话语权而已。

  最近一些专家撰文,不得不承认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在非常时期的优越性,但这些人的视角仍充满了西方式的傲慢与偏见。他们忘了中国过去四十年,即使在平常时期,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世界奇迹。

  中国的国家制度不仅很好地应对了平时的运作,而且在非常时期也显现了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既能迎接阳光,更能战胜暴风骤雨,这不正是制度优越性的集中体现吗?如果一件东西只能在晴天发挥作用、而在雨天失灵,难道它不是一种缺陷吗?新冠疫情称得上是一场暴风骤雨,许多国家在应对疫情方面不及格,以至於教皇方济各最近在撰写通谕大纲时称,一些国家目光短浅,极端、激进、自私,“全球性衞生大危机显示,市场资本主义的魔法理论已经失效”。

  中国抗击疫情并没有什麼神秘之处,无非是将最古老和最先进的方法进行了有机结合。最古老的方法就是採取最严格的隔离措施,而最先进的方法则是利用互联网时代的大数据,对个体进行实时追踪,让隔离精準化、效率最大化。

  资本主义社会固守什麼隐私权,将大众的生命与健康摆在了次要位置,完全是本末倒置。在出台防疫措施方面更是畏首畏尾,作茧自缚,成为病毒传播的帮兇。

  生存权与发展权是中国制度性人权的核心内容之一。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突发事件面前,我们总是不惜一切代价保障个人的生命权,这就是为什麼我们会抢救一位百岁老人患者。而发展权是保障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基本权力,别国无权剥夺。“走美国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单边主义做法,不是王道,而是霸道。在疫情面前,人权的基本内涵需要新的诠释,决不能让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做法堂而皇之、大行其道,那不是在保障人权,而是人类人权纪录的一大耻辱。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