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香港教育产业输出的探索/李晓迎

2018-09-05 03:16:4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一般提到香港教育优势多为高等教育。相比之下香港的基础教育整体来说则刚好相反,起步晚、资源一度非常短缺、人才优势也不明显且不平衡等。不过近年来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从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劃(PISA)的各项指标来看,香港的基础教育发展可以说突飞猛进,而且逐渐发展出自己特点包括:办学理念国际化、教育相对均等、质素保证与管制标準化、在政府框架下课程发展灵活自由、校本课程经验丰富等,并成为香港基础教育的竞争优势。

  内地认同香港教育优势

  香港基础教育优势明显,但多依赖政府投入,所以香港的教育经验未曾开始考虑教育输出。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下,香港基础教育是否可以考虑从专为在港市民服务,转为教育产业化向内地输出?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议题,香港的基础教育优势多,受外界欢迎,这点在姊妹学校计劃交流中表现得特别明显,内地无论是政府还是中小学都对这些优势求知若渴。以致近年来很多香港的学校都在与内地交流中担任了经验输出者和传经送宝的角色,这一方面增加了两地的教育理解,另一方面也促进了两地教育的发展。听闻更有内地的房地产企业、政府机构主动邀请香港办学团体进入内地办学。

  目前特区政府在内地并没有任何教育机构在运行,就香港过往的经验,担此重任的多会落在办学团体身上,即便“双非”入学学额最紧张时期,政府也只是在论证的层面上考虑而已。其实教育输出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话题,在“一国两制”下,两地教育制度差异性较大,包括课程设置与衔接、土地与校舍所有权、教师培训等一系列问题。但是在从国家到粤港两地政府都在鼓励港人进入内地创业、就业的大背景下,如果不能解决港人就学的后顾之忧,粤港两地人才的流动始终会受到较大的限制。

  现时在内地的港人子弟学校地位较为尴尬,与外籍子女学校(俗称国际学校)比较起来,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薄弱”学校,因为单靠办学者单打独鬥,香港基础教育的优势几乎没有发挥出来。对於更多在内地的港人来说,选择港人子弟学校不如直接进入外籍子女学校上学,修读国际认可的国际文凭(IB)课程。但昂贵的学费与紧张的学额又会形成一道很难逾越的鸿沟,横臥在北上工作的港人与公司面前,教育问题可以说是一个阻碍粤港人才流动不可逃避的话题。

  据了解,目前在内地兴办教育的办学团体除港人子弟学校外,多聚焦在外籍子女学校和双语民办学校这两种形式,但这两种学校一方面资金投入巨大,另一方面受到国家《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的影响,进入内地办学在投资回报前景方面还待进一步论证,在招生与课程实施方面又将会设置多重限制,这无疑增加了香港办学团体进入内地办学的门槛。那麼在面对大湾区只争朝夕的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如何可以更好的解决港人子女就学与普通办学团体资源有限所带来的瓶颈问题呢?

  可试行以PPP模式办学

  首先我们要自己清楚香港基础教育确实优势明显,并且确实可以在国家发展中起到助力大湾区发展作用。其次,我们也要清楚的牢记粤港澳大湾区与其他湾区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是“一国两制”下的大湾区,而不是像纽约、东京湾一样是一国一制的湾区。在这个共识下我们便可以找到多种方案来达到教育发展的互惠互利,例如目前比较流行的政府、社会资本与民间合作模式(PPP模式),即内地地方政府、香港特区政府和办学团体合作,内地地方政府掌握土地、校舍与教育办学权,特区政府掌握对学校港人子女的资助和学校基本运营权,而办学团体则拥有实际的运营权。

  同时,在课程发展上也可以借鉴直资学校的国际课程与香港本地课程双轨运营和发展校本课程的经验,这不仅仅解决了对港人子弟在课程选择与就学资助问题,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适应市场,通过市场调节的模式招收内地学生就读国际课程,从而达到营运收支平衡,减少办学团体的运营投入与顾虑。当然新加坡政府在海外创办的新加坡国际学校模式也可以尝试,即提供新加坡和国际课程,同时政府派驻管理人员监管政府课程的实施,从而满足政府办学的知情权与参与权,这些都未尝不是一种可以参考的方法。

  在大湾区建设特区政府应有所作为,除了扮演积极宣传的角色,也应该尝试摆脱“小政府”思维,在国家发展与香港特区发展方面找到平衡点与结合点,从而达到共赢。香港基础教育输出,不仅仅解决了香港长期以来地少人多,教育硬件设施和人才固化的问题,也可以藉此在国家发展上扮演积极角色。如果在大湾区可以成功的开拓出一条教育产业之路,更能在“一带一路”建设上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成为香港又一个品牌,更为“一带一路”的成功贡献力量。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理事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