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把握对待中美关係的三种分寸\周八骏

2019-01-04 03:18:0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儘管中美两国元首2018年12月1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晤,双方表明有一起管控分歧的意愿。但同日加拿大警方应美方要求拘捕过境温哥华的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12月14日美国公布新的非洲战略,重申中国是其主要对手之一;12月20日美方指控中方黑客,获其盟国英日助阵;12月21日加拿大外交部长发表声明要求中方释放两名加拿大公民,获其盟国美英和欧盟助阵,这一切,不能不令人忧虑2019年全球政治局势将更加波谲云诡。

  2018年显示,美国政府对待中国的布局大体包括4方面:一、逼中国开放市场,重点是开放金融市场,争取控制中国经济命脉;二、阻止中国发展创新科技,不让中国攀登人类第四次科技和产业革命高地;三、发动盟国围攻中国;四、在全球各重要战略地区如非洲遏制中国。

  美国的战略意图清晰:不让中国进一步发展以同美国平起平坐。美国的主要盟国则区分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在经济上它们都想同中国保持并发展贸易关係,但在政治上拉开距离,在意识形态上劃清界限,同政治关联度较高的投资项目(如5G)上则对中国关门。

  近500年来全球重心在西方为基本特征的全球格局、二次大战结束以后以联合国为象征的国际格局,以及20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后美国独霸格局,都进入深刻调整,并相互叠加。2019年,国际关係将呈现更加複杂的“合纵连横”和“纵横捭阖”。

  香港必须站在国家一边

  面对前所未见的全球局势,香港社会产生忧虑是正常的,政治团体、工商财经和其他专业界人士普遍希望香港和所在界的利益不受或少受负面影响,但需要把握3种分寸。

  (一)需要把握香港居民个人言论自由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应有立场的分寸。香港居民包括不同国籍在香港生活、工作或学习的人们,其中,必定有人支持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态度,只要不溢出言论自由的边界,应当容许。但是,香港社会主流观点必须站在国家一边,否则,同香港是中国一部分的宪制地位相牴触。

  (二)需要把握向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官方为中国国家利益仗义执言,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自由港和单独关税区地位辩护,与向美方或其他西方国家服软甚至几近於乞求的分寸。

  香港社会各界应当明白,对於全球格局调整和中美关係改变,香港缺乏影响力。香港的自由港和独立关税区、香港的货币制度,只有在国际经济层面去解释去维护,成效如何不取决於香港的能力。

  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香港之所以能够在国家与西方之间“左右逢源”,是那时的特殊情况使然,不能套用今时。有些建制派人士天真地以为,在当今条件下香港仍能在国家和美国之间“走位”,不是时空倒置便是高估自己。

  总地来说,美国遏制中国的手段和部署趋向於“加辣”,而不会让步。中美两国会尽量管控矛盾不至於军事对抗,因此,美国遏制和中国反遏制会呈现起伏,通俗地说,会是打打停停。但是,在新的全球格局形成前,中美较量趋向於恶化。对於这一大趋势基本特征,香港居民应尽快领悟。

  反对派借美国“狐假虎威”

  (三)需要把握反对派政治团体和个人,向美国和西方国家游说与“狐假虎威”的分寸。

  香港法律不禁止本地政治团体与外国驻香港领事馆接触和赴外国活动,但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要求香港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繫。反对派政治团体和个人切莫因为香港尚未立法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而越过边界。

  最近,民主党成立了“国际事务委员会”,民主党副主席尹兆坚12月20日在记者会上称,他相信国际关注能给特区政府带来压力。就不能不令人怀疑民主党欲“挟洋自重”。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不久前去了美国,见了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人士,12月13日他在《明报》“观点”版发表《维持〈香港政策法〉的条件》,借美方人士之口称,“如果出现以下情况,《政策法》和独立关税区地位便会撤销,包括:(1)再有市民被剥夺参选权及当选者被褫夺议席;(2)再有外国记者被逐离香港;(3)再对民主派提出政治检控;(4)提倡订立一条严厉的23条;及(5)继续拖延落实真普选。”明眼人一眼看破,以上5种都是反对派所不欲见的情况。

  这就是典型的“狐假虎威”,但是没用,中国政府处理中美关係的立场是一贯而明确的。中国不希望对抗和衝突,但绝不牺牲核心利益。   资深评论员、博士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