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2019年香港政局两大看点\杨坚

2019-01-07 03:17:5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2019年香港政局颇大程度将承接2018年香港政局。2018年香港政局呈现两大新特征:其一,以现届立法会九龙西选区两次补选结果为缩影,传统“泛民主派”陷入困境,香港政治生态开始有利於爱国爱港阵营;其二,随着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和对华战略,把中国当作其主要对手之一,中美关係开始成为香港政治矛盾焦点。2018年香港政局两大新特征在2019年将进一步展开,构成未来12个月香港政局两大看点。

  美国软硬兼施逼迫香港

  2018年快结束时,美国驻香港澳门总领事馆总领事唐伟康(Kurt W. Tong)发表文章,评析2018年美国和香港关係。《明报》2018年12月28日“观点”版以《回顾2018美港关係更坚固》为标题,刊登了唐伟康文章中译本。文章大谈美国对香港经济的贡献。唐伟康自2016年8月出任美国驻港澳总领事以来,第一次写这样的文章。其前任,无人在年尾发表过同类文字。

  这是提醒香港社会各界,香港不能低估来自美国的经济贡献,这是软的一手。形成对比的,是唐伟康发表上述文字前20多天,2018年12月5日至7日,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高层代表团访港,要求特区政府加强执行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那是硬的一手。软硬兼施,香港感受到了来自华盛顿的压力。

  美国强化对香港影响,使一些工商财经界和专业界人士忧虑,某些属於爱国爱港阵营的知名人士甚至公开表示,希望特区政府和香港各类政治团体加强对美游说工作,以争取美国在全面遏制中国过程中对香港另眼相看。

  美国强化对香港影响,让传统“泛民主派”主要政治团体看到了走出政治困境的希望,或者把自己打扮成能够游说美国在全面遏制中国时对香港网开一面的“救世主”,或者借助美国势力企图令特区政府接受他们的政治要求。

  2019年11月香港特别行政区将举行第六届区议会选举,将会在一定程度上检验反对派能否以中美关係上的站位作为其政治困境的突破口。这是2019年香港政局的一大看点。

  另一方面,香港工商财经界和专业界人士,将以新一年投资和经营的部署来显示他们对待中美关係的态度。这是2019年香港政局的另一大看点。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9年新年贺辞中说:“新征程上,不管乱云飞渡、风吹浪打,我们都要紧紧依靠人民,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鬥,以坚如磐石的信心、只争朝夕的劲头、坚韧不拔的毅力,一步一个脚印把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推向前进。”“放眼全球,我们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信心和决心不会变,中国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诚意和善意不会变。我们将积极推动共建‘一带一路’,继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建设一个更加繁荣美好的世界而不懈努力。”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应当引领社会各界、尤其工商财经界和专业界,坚定地同内地13亿同胞团结一起,无惧国际风云变幻,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同於以往局部或暂时性的国际政治经济局势动荡,美国和美元资产不再是全球的避风港。

  2018年美国道琼斯指数累积跌幅为5.6%,标準普尔500指数累积跌幅为6.2%,纳斯达克指数累积跌幅为3.9%,是美国股市自2008年以来表现最差一年。2018年12月,标準普尔500指数和道琼斯指数更是自1931年大萧条以来表现最差的一月。

  应到内地避风险求发展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同於以往局部或暂时性的国际政治经济局势动荡,全球金融市场普遍呈现空前不确定性。

  2018年12月21日,德意志银行(德银)发布报告称:截至2018年12月20日,以美元调整后的价格计算,2018年累计负回报的资产佔比高达93%,在德银追踪的资产负回报佔比数据中,是1901年有纪录以来最高比例,比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还糟糕。2017年只有1%的资产美元回报为负(实际只有菲律宾债券一种),佔比为有纪录以来最低。短短一年,资产表现一百八十度逆转。

  2018年12月19日至21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9年要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我国市场规模位居世界前列,今后潜力更大。要努力满足最终需求,提升产品质量,加快教育、育幼、养老、医疗、文化、旅遊等服务业发展……我国发展现阶段投资需求潜力仍然巨大,要发挥投资关键作用”。

  环视全球,中国具备最强的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能力。中国主要农产品产量已跃居世界前列,中国建立了全世界最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杭州、上海、深圳和北京已是全球创新科技的重镇,2017年中国的“独角兽”公司(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私营企业)数量为164家,同比增长25%。《日经亚洲评论》2018年12月26日评论称,从某些方面看,中国的“独角兽”数量已超过美国。

  香港工商财经界和专业界的政治团体、行业组织,应当积极推动所在产业和行业到内地避风险、求发展。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