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华尔街日报》信口雌黄抹黑中国\张子衡

2019-01-10 03:17:5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美国《华尔街日报》前日刊出一篇所谓的“独家报道”,声称中国政府为获得马来西亚政府支持“一带一路”计劃,而承诺窃听该报香港分社记者的住宅与通信。然而,这篇看似“爆炸性”的报道,根本没有任何实质证据,所有指控仅仅是依据一份所谓的马来西亚部门会议记录,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该报记者被窃听,以及有任何马来西亚收到中国回覆的记录。实际上,选择在这个时候刊出这麼一篇针对中国、针对“一带一路”的抹黑报道,背后的政治意图已是呼之欲出。

  报道无证据 图抹黑“一带一路”

  《华尔街日报》该篇报道自己也承认,只是根据一些文件以及访问现任和前任大马官员而作报道。该报称,从之前未被披露的一系列会议记录中发现,中国官员2016年向访华的大马官员表示,中国将利用自身影响力,争取让美国等国停止调查时任首相纳吉布的盟友和其他人涉嫌侵吞基金资产的指控。报道指中国公安部官员证实,中国政府正按大马要求,监视《华尔街日报》的香港分部,包括全面监听记者的住宅、办公室和电子仪器使用情况。

  该份摘要更指,“孙先生说,中方会确立香港《华尔街日报》与马来西亚人士的联繫,当準备好后,便会将所有数据透过非官方渠道交与马来西亚,然后马来西亚可作出所需行动。”但该报同时又承认,现时未能确定到底中国有否提供此等资料。

  通篇报道,都是建基於一份马来西亚部门的会议记录,问题也正在於此:第一,这份会议记录到底有多大真确性?第二,会议记录所述到底是否事实?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媒体,首先就必须对新闻来源及其指控的事实作出调查,绝不是像《华尔街日报》这样,收到什麼就报什麼。至於所引述的几名匿名马来西亚前官员的话,同样令人质疑其可信度。众所周知,马国大选变天后,针对前首相的调查已经全面展开,有人要自我洗白、推卸责任,也非不可能之事。

  更重要的是,该报刻意将中国扯入马来西亚的内政,更绘声绘影地称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关,如此上纲上线、欲加之罪,无法不令人质疑该报的真实目的。实际上,美国当局正在全力遏制中国,更试图从东南亚各国入手,阻挠“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而《华尔街日报》又在中美贸易战谈判关键时刻刊出这篇报道,用意已经很明显了。

  但需要指出的是,《华尔街日报》本身已经是劣迹斑斑,常有醜闻爆出。最著名的是发生在2012年,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官员发现,有人指控至少一名《华尔街日报》在中国的僱员用贿赂来换取信息。报道称,这些贿赂远远超出了消息来源和记者之间喝茶吃饭的正常标準,涉及到花费很大的娱乐和旅遊项目。如果《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可以通过“贿赂”来获取信息,那麼他同样可以“贿赂”马来西亚官员来获取信息。而“贿赂”而来的所谓“新闻”,到底能有多大可信度?

  又比如,在2011年,英国《卫报》就披露,《华尔街日报》欧洲版在某人指示下,透过第三方把钱转给荷兰“执行学习公司”(ELP)公司,供对方以低价买1.2万份WSJ,以拉高欧洲报份,误导读者和广告商,这就是在发行上“作弊”的行为。2018年底,该报又爆出总编辑因偏袒特朗普而引致编辑部内讧的事件,最终总编辑贝克(Gerard Baker)去职。

  美劣迹斑斑 早成国际笑话

  以上事例,可以看到《华尔街日报》的可信度到底有多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昨日回应,有指中国应马来西亚要求,监控《华尔街日报》驻港记者时指出,中国驻马来西亚使馆已经就此发声明,按原则,中方从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一些国家对中国的无端指责是毫无根据。

  而特区政府保安局发言人亦回应,只有特区政府的执法部门有权在香港执法,执法部门在行使法律权力时,都必须符合法律的规定,例如为防止或侦测严重罪行或保障公共安全。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出席活动后回应查询,亦指出“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香港只有特区政府执法部门方有执法权力,而香港执法部门做的工作都是涉及针对调查罪案及公众安全。”

  《华尔街日报》最应该做的,是拿出实质证据去拖倒“一带一路”,而不是捕风捉影。世人记得,数月之前,美国《彭博》通讯社亦“独家报道”称,中国从硬件生产上入手,在美国电脑元件上加上间谍芯片,窃听美国秘密云云。结果如何,不仅遭到事实的否认,更已成为国际笑话。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