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小丑行径加速《苹果》衰亡/方靖之

2019-04-09 03:17:4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社民连”主席吴文远早前发起所谓众筹行动,集资在《苹果日报》头版刊出无聊攻击前特首梁振英的广告,该广告以所谓“香港人忍耐力有限公司”之名刊登,内容荒诞无聊,表面对梁振英冷嘲热讽,实际是不知所云,自暴其醜。吴文远只是政坛小丑,当年靠投向黄毓民在“社民连”冒起,但黄毓民能贵之,黄毓民能贱之,很快他就被打入冷宫,之后儘管黄毓民出走,但他在政坛依然浮浮沉沉,在社民连当个“无兵司令”,参加选举屡战屡败,一事无成,现在竟然靠这样无聊广告博取存在感,这不啻是从政者的最大悲哀,而《苹果日报》沦落到只能得靠这些三流政客提供广告“续命”,更加等而下之。

  吴文远成肥佬黎“马仔”?

  吴文远刊登广告抽水,完全是出师无名,为什麼梁振英要批评《苹果日报》?这不是个人恩怨,因为《苹果》多年来一直无理抹黑攻击梁振英,但梁振英从来不予理睬,也没有发动杯葛,显然梁振英并非因为《苹果》多年的恶意针对而作出制裁。恰恰相反,梁振英这次出手是出於公道和义愤。

  早前《苹果日报》主笔李怡接二连三发表冷血言论污衊已逝原港区人大代表王敏刚,其冷血无耻令人髮指,也引起社会各界的谴责,但李怡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梁振英出於义愤,於是在网上张贴《苹果》的广告商,呼籲网民抵制。这不但是出於公义,也是国际社会制裁无良传媒的惯常手段。

  传媒虽然是第四权,是“无冕皇帝”,但不代表所作所为就不受监管,不代表可以胡作非为,例如英美不少媒体过去就因为其节目主持人发表不当言论,例如歧视、诽谤、煽动仇恨等,因而被各界谴责,并号召广告商杯葛,以惩罚黑心传媒,这本是常事,也是一种民间制衡。《苹果》多年来造假新闻、造谣不可胜数,李怡诅咒政敌、诅咒同胞,甚至诅咒当年四川地震的死者,早已没有一点人的气味,这样的人、这样的传媒要求社会杯葛以示惩戒有何不可?

  况且,梁振英不过以个人身份表达对《苹果》的不满,以个人之力对抗无良传媒,何以记协要急不及待的出来批评,难道李怡诅咒他人、《苹果》造谣就可以,梁振英仗义执言就是施压,这是什麼道理?难道在记协心中,《苹果》和港台就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明白到事件始末源由,就可以知道吴文远的抽水广告根本出师无名,更是贼喊捉贼,吴文远颠倒是非的小丑行径,尽显其政棍本色。

  更令人不齿的是,吴文远以及一些早年为黎智英打工,却因为毫无表现被裁的所谓“广告营销专家”,为了讨好旧主,故意炒作事件,真正目的不过是借题发挥,为《苹果》拉广告赚收入,为主子效犬马之劳,也为自己博取人气。一班反对派政客及文人本来与事件无关,亦纷纷出来加上一脚,呼籲所谓众筹,更推动支持者筹钱到《苹果》登广告,这样的受益者是谁?当然就是每日广告数十隻手指数得晒的《苹果》。这些政客及无耻广告人大力鼓动一班支持者夹钱登广告,不过是为了向金主显示自己价值,尤其是一向不待见的吴文远,更要藉着这次表现向黎智英卖乖示好,表示自己尚有价值,既可以为《苹果》打击政敌,又可以拉广告,希望将来金主可以给他更多机会,包括明年的立法会选举让他挂帅出战,所以才有了这些肉麻擦鞋的表现。

  《苹果》用行动驱赶广告商

  吴文远为《苹果》拉来了一个头版广告,未来不排除也会有其他政客效法,但这可以救得到《苹果》吗?恐怕只是他们一厢情愿。《苹果》近年的衰落一方面与外国主子“闩水喉”有关。自从2014年非法“佔中”的“港版颜色革命”功败垂成之后,外国主子发觉长期的投入与成果不相符,花了这麼多钱,培养的“香港众志”一铺清袋,“颜色革命”没戏,反对派又“烂泥扶不上壁”,令主子意兴阑珊之下大幅减少投放,自然令《苹果》营运大受影响。

  另一方面,《苹果》愈走愈激、反中反昏了脑的极端路线,不但引起广告商的反感,更令其不断流失读者,致销量不断下跌,报纸愈印愈薄,广告愈出愈少,这难道都是因为打压使然?当然不是,主要原因还是《苹果》的立场和编採方针不得人心,不断流失广告和读者。现在《苹果》病急乱投医,为了拯救败局,竟然借政治抽水来招徕广告,这不过是饮鸩止渴,以为可以借政治增加广告,但结果只会将《苹果》的政治面目进一步暴露於读者面前、广告商面前。《苹果》不断炒作政治,一些广告商也会担心其政治鬥争的偏激色彩,会影响其广告效果,《苹果》愈玩愈激,吴文远小丑广告继续刊出,只会令更多广告商却步,令更多读者却步,吴文远以为可以为主子鞍前马后,结果反加速《苹果》衰亡,很快其报章可能就只剩下吴文远的政治广告了,这样《苹果》还可以维持下去吗?有这样的“智将”,反对派近年江河日下又岂是无因。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