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恐吓和谎言阻不了修例/陈文鸿

2019-06-12 03:13:0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日前几十万人遊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当中不少人对条例欠缺确实的认识,却是清楚明白地表达了他们对内地政治与司法制度的不信任。本来这不是什麼惊奇之事,回归前的香港从来是借来的地方,借来的时间。从内地移民来香港,再从香港移民往外国,历年不绝,连同香港出生而移民者,应该有几十万人。不管他们什麼理由,都是捨弃中国(不管是国民党或共产党管治的中国),也捨弃香港(包括港英时期的香港)。

  香港的主流文化,并不是以做中国人、香港人为荣。若非中央政府有坚定决心收回香港的管治权,不然的话,会有更多香港人愿意港英政府继续管治,并寻找机会移民外国。因此,香港虽然顺利回归,但只是换了国旗,人心并没有回归。回归后香港也变成了众多回流移民和準备移民者短期赚钱的地方。

  香港回归祖国时,内地的贪腐问题仍相对严重。贪腐问题与香港“马照跑、舞照跳”,以及港英原有制度应该是有颇大的因果关係。或许正因如此,回归接近二十二年,国家虽然富强起来,香港的民心却踟蹰不前。且有更多的例证被人指控:有了钱却失掉道德文化,法制完备但法治存在众多弊病。

  再加上回归后,英国安排下的各种制度,尤其是所谓教育改革,回归带来民族主义的振奋变成昙花一现,改革不了人心,反而内内外外增加了许多疏离因素。回归后成长的一辈,比起上一代没有受到港英政府的压迫,更缺乏对国家的感情和归属。回归的问题不仅只是主权换治权,更败坏了民心,种下今天的政治困难。

  从非法“佔中”、旺角暴乱,到今天的反《逃犯条例》修订,也同时清楚明白不是本土自发,而是有外力介入、组织、资助,也动员了众多回流和海外港人。

  从国际的角度来看,中美矛盾早已存在,美国针对中国的政治活动从来没有停止。只是过往中美关係还未破裂,美国还未视中国为头号敌人。政治活动集中於“和平演变”,拉拢香港的精英人物。近年,中国国力大增,更重要的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大力反贪腐,内地贪官污吏利用搜刮得来的民脂民膏,通过香港织造成的美国特殊关係断裂了,美国再不能利用香港攫取中国的财富,也没法利用香港建立起与这些贪官污吏的紧密政治经济关係。香港对美国的价值转变,便不能继续推动“和平演变”,而转向“颜色革命”,鼓励“港独”分子与“台独”分子呼应,形成从港台破坏捣乱内地的连线。“台独”在台湾经营几十年,英国势力和亲英美精英分子也在香港经营了几十年,他们都是美国策劃对付中国的极佳选择。

  美国总统特朗普压迫中国、支援“台独”,与香港今次藉反《逃犯条例》修订的政治大动员是一脉相承、互相呼应,美国为的不是中国、台港人民的福祉,而是“美国优先”的利益。

  今次的遊行尽显反对派的实力。犹幸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后,立法会不再被反对派所挟持,能够坚持法治,惩治任何以政治理由触犯刑事案者。“港独”及所谓激进组织的目的:一是不能藉过激行动博取选票进入立法会当议员;二是犯罪者必严惩没有侥幸;三是经“佔中”和旺角暴乱后,政府不可能再放任闹事。因而示威演变闹事和第二次“佔中”已不可能。关键是特区政府会否再如2003年《基本法》第23条立法时般作出让步,重新燃发激烈反特区政府、反中央政府的政治运动。

  美国及其势力不敢在香港蛮幹,中央政府亦有足够的政治防範。於是,特区政府与立法会坚持完成《逃犯条例》修订并没有困难。更可藉此事例定下规矩,靠政治恐吓和谎言是不可能在香港取得政治胜利,下一场角力便是年底的区议会和明年的立法会选举。

  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