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香港命运的分水岭/周八骏

2019-07-11 03:03:0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社会焦点被7月1日下午至7月2日凌晨发生在立法会大楼的暴动和反暴动鬥争所吸引。其实,7月1日发生在立法会广场上的另一幕也必须引起重视。几个戴着口罩的极端激进分子把旗杆上悬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换上黑色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把旁边挂的特区区旗降为半旗;据媒体报道,这样的状况持续至7月1日晚。

  在立法会内,一小撮暴徒不仅肆意毁坏各种设施及大量文件,甚至涂污议事厅内的香港特区区徽。他们的行为方式是十分疯狂的,但是,他们的行为内容是充分理性的,譬如,他们损毁历任立法会主席画像,两位港英年代立法局主席的画像却完好无损。

  立法会议事厅的香港特区区徽被涂污,同立法会广场上的国旗被替换为黑色区旗,以及区旗被降半旗,反映7月1日极端激进分子的攻击目标直指国家及香港特区。这是公然背叛国家。

  然而,特区政府谴责了攻入立法会大楼的暴力行为,至今对立法会广场国旗和区旗遭肆意侮辱置若罔闻,没有一个字谴责更没有表示必定追究。其实,在7月1日白昼,特区政府竟然不迅速纠正国旗和区旗被侮辱的情况,就已足以令人在震惊之余深长思之!

  是政府被反对派多方面多方式的打击弄得手忙脚乱而忽略了立法会广场的国旗区旗?果如此,则政府应对未来香港政局愈益恶劣的能力令人生疑。

  是政府有关人士故意对立法会广场的国旗区旗遭侮辱不予理会并且向行政长官封锁信息?果如此,则行政长官必须考虑应对未来政局演变的人手如何调配。

  尤为严重的,是至今政府没有对7月1日发生在立法会大楼内外的事件给予明确的定性。暴力行为只是直观的描述。暴力行为可以是骚乱,可以是暴动,可以是叛乱。

  有人说,暴力行为实施者是极少数人。问题在於,如果这极少数人是孤立的,那麼,政府为何不敢定性?关键就在於,极少数人的暴力行为,同大多数人的和平行为,在政治上是一致的。忌惮大多数人,政府才把6月12日由最初定性为“暴动”改为否认政府有过定性。忌惮大多数人,政府才对7月1日立法会内的行为称为暴力行为,而对立法会广场的国旗区旗受辱视而不见。

  有一种观点:美国的“佔领华尔街”和法国的“黄背心”运动,都昙花一现,香港最近发生的民间抗争运动也将如此。这种类比忽略了基本的差别──“佔领华尔街”和“黄背心”都没有外国势力干预,但是,香港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由美国为首的西方若干国家官方力量精心策动和指挥,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他们的第一阶段目的实现了。特区政府先是宣布暂缓修例,重新谘询香港社会各界。行政长官在6月15日下午记者会上的说明,是直至今年年底不会再启动相关工作。

  然而,在反对派不断施压下,行政长官在6月18日下午记者会上称,有关条例草案将於明年现届立法会届满时自动消亡,“暂缓”将变成自然了结。行政长官在7月9日再清晰讲明:“《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已经寿终正寝,the bill is dead。”

  反对派要求行政长官撤回条例草案、撤销关於6月12日“暴动”的定性、赦免6月12日被捕者以及要求行政长官下台,都是策略,不是目的。他们下一阶段的目的,是以暴动配合大规模示威遊行和大规模不合作运动(罢课罢工罢市)来逼迫中央重启香港政改,同意特区实行照搬西方政制的“真普选”。7月1日,暴徒在立法会内留下了要求双普选的手迹。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公然称,香港人要求民主,并不点名地指责中国内地不民主。这就是反对派在美国为首的西方若干国家支持下,把反对特区政府修订“两个条例”鬥争推向第二阶段的明确信号。

  反对派的如意算盘,是借助反修例取得第一阶段成功所得民意,夺取今年11月第六届区议会和明年9月第七届立法会竞选尽可能多的议席。他们的最高目标是夺取第七届立法会三分之二议席,为此,第六届区议会竞选必须拿到尽可能最多的议席。区议会性质未变,区议员作为政治团体竞选立法会的“桩脚”的功能加强了,成了两大对抗政治阵营必争之地。

  因此,香港面临命运的分水岭──是遏制分离势力和分离趋向、回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抑或让美国为首的西方若干国家合谋控制香港? 资深评论员、博士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