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黑衣暴徒最需要的“悲情故事”/张子敬

2019-08-13 04:24:1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8月11日晚警方全力清场,逮捕了数十名黑衣暴徒。但到了第二天,乱港势力却将焦点放在一宗所谓的“女伤者被射盲眼”的新闻上,声称攻击是警方造成云云。

  这种做法公众太熟悉不过了。乱港派如果无法从道理上说服市民,就会“讲悲情故事”去转移视线。其实,要证明这名女伤者不是被“黑衣猪队友”所伤,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公布医院的X光片或医疗报告。但至今24小时过去了,没人公布,说明了什麼?到底是谁在千方百计掩藏真相?

  暴徒既然高呼“时代革命 光复香港”的口号,就意味着这不是一场“和平”的示威,所有参与这场暴乱的人都必须要有心理準备,一旦出来、一旦出现暴乱,就有可能受伤,受伤可能来自於警方也可能来自於自己的队友。因此,不要一出事、一受伤,就把所有责任推卸给警队,彷彿自己不知道“有受伤这回事”、装纯情、扮可怜。

  市民绝不愿意看到伤亡情况出现,但暴乱本身就意味着暴力,不是警察受伤,就是暴徒受伤。而前晚所出现的严重骚乱,暴徒用汽油弹、用美军瓦斯榴弹发射枪、铁枝、砖头等等武器袭击警员,电视画面可见,有警员中弹全身起火。这一事例说明,暴徒根本是想置警察於死地、是想杀警。面临生命受到危胁、面临社会秩序严重被破坏,警队完全有理由、完全有必要採取果断措施,制止形势恶化下去。

  然而,乱港势力在第二天的活动中,隻字不提警员中汽油弹、隻字不提军用榴弹发射枪,将所有问题归结到“女伤者被射盲眼睛”,昨日在机场的非法集会,更有人打出“警察还眼”的兇残口号。还是让事实说话,如果真的是警察弹藥所伤,为什麼直到昨天晚上,也没有任何当事人的亲属、队友拿出证据来指控警方?事实上,整件事有多个证据证明并非警察伤人,网上亦有一名自称是现场救护的护士的留言指出,伤者根本就是被自己的“黑衣暴徒猪队友”的弹弓钢珠所伤,理由如下:

  第一,伤者受伤的位置并不是警队射击的範围,除非子弹会转弯;

  第二,如果是被“布袋弹”打中,面部一定会有火藥造成的烧伤,女伤者的伤口是硬物击入造成。若是“布袋弹”,女伤者相信早已死亡;

  第三,伤者进入医院,必定会拍下X光片,这可以讲述所有真相。但当事人不愿报警,害怕什麼?是怕被警察抓捕,抑或是不愿真相被市民知道?

  第四,根据有线电视片断,在长达四分鐘当中,没有任何警察行动或开枪的声音。当时有一个细节是,同一时间有警员烧伤,已经召了救护车,但先让这名女伤者送院,受伤警员才坐第二辆救护车走。

  实际上,过去十多场暴力示威当中,不断出现弹弓、弓箭、汽油弹等严重危险的武器,传媒也多次拍到黑衣暴徒的犯罪行为。更重要的是,前晚尖沙咀现场已经被黑衣暴徒佔领,各种武器不断出现,被“黑衣猪队友”所伤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

  图挽回大量流失的民意

  对於乱港势力来说,他们太需要一个“悲情故事”来转移被动的民情了,原因有二:

  首先,如果承认是被“自己人”所伤,那会造成极大的震撼影响,黑衣人互相猜忌、打击参与暴力示威的人数等等,更会将黑衣人“民主”、“奉献”的虚伪面罩给砸碎,市民会觉得,原来这些“黑衣人”本质就是暴力,不能和他们走得太近。这会严重削弱其政治号召影响力。

  其次,8月5日的“三罢”已经弄得天怒人怨,民情已经完全逆转,黑衣暴徒四处挑起火头,已经沦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更重要的是,受僱於外国势力的“黑衣示威者”,经过长时间的暴力对抗,已经被警方逮捕多人,其力量不断受到削弱。他们急需这种“悲情故事”去骗取更多人的同情,以继续变成其可操控的暴徒力量。

  乱港势力还会不断编造谣言、谎言下去,然而,大势已变,暴力再延烧下去,这群人只会输得更惨。他们以为可以在十一月区议会选举中“谋利”,但如今的现实却是,他们已经在不断大量流失支持。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