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美国关心香港?别异想天开了!/顾镰墨

2019-09-11 04:23:5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九月九日美国议会复会,预料本月中有机会讨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中美贸易战和香港动荡局势下,估计法案通过的机会不小。香港有部分人,将迫使中央和特区政府让步的希望,寄讬於以“不靠谱”著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但现今的中国已经强大,美国还有能力迫中国在国家主权等的重大基本原则前让步吗?

  更令人叹息的是,原来除了少数“港独”分子外,亦有部分涉世不深的青年、知识水平不高的民众希望美国介入特区内部事务的想法;更有个别学者认为,香港是“中美实质共治”的城市,美国还有“最后话事权”;有人鼓动“香港人要赢,就要结合本地和国际战线”;有人认为香港是“国际自治政体”,要思考一套“国际共治”的思维。他们思维之天真、幼稚、一厢情愿,让人不禁摇头叹息。

  首先,香港面临的时代已与过去百多年完全不同。香港在回归前是中西方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汇点,成为西方势力的前沿阵地。回归后,香港受惠於“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制度优势,得以继续成为中西方交界面。而英美等国也清楚知道,无论如何“折腾”香港,都不能改变香港是中国一部分这一事实。他们不会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认为可以把香港从中国分割出来。

  在这种大势之下,要美国真的付出代价去“解放香港”,无异是痴人说梦。他们既没有意愿这麼做,即便有意愿也注定无法得逞。

  其次,特朗普以“美国优先”和斤斤计较蝇头小利而著称。他反覆强调,自己是“美国人选出来的美国总统”,只为美国人服务。他在美国之外的几乎一切举动只有两种:第一是抱怨美国吃了亏,不论盟友还是对手,都要重设关係。第二,是用一切“零成本”的小动作去搞乱世界。比如在伊朗,特朗普退出核协议是“零成本”,要他“落手落脚”真的攻打伊朗,他就悬崖勒马了。这种“零成本”外交,既是特朗普“小气”的体现,也是其施压对手的伎俩。

  因此,在香港有事的情况下,特朗普自然不会放过打“香港牌”,正如打过“新疆牌”、“西藏牌”一样,但要指望他“来真的”去捍卫香港人权民主,完全是异想天开。

  暴徒勿妄想美国会收容

  第三,有关法案干涉了中国和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这有违国际关係的準则。即便法案通过了,对香港反对派也没有太大的帮助。从草案看,法案主要内容有三个:

  一是,对香港整体而言,法案要求美国行政机构定时审视“美国─香港政策法”,一旦香港出现有违“人权和自由”,就取消“政策法”、取消香港的单独关税区地位。政策法要求美国在香港回归后,继续把香港看作与中国内地有区别的单独经济文化区,享有一些中国内地没有的优惠待遇。这当然对香港本是好事,绝大部分香港人都希望维持香港的独特地位。

  其实,在世界开始脱鈎、中美走向对抗的年代,香港又已回归祖国成为一个特别行政区,美国本来就不太可能继续延续“美国─香港政策法。比如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他们难道不知道很多商品通过香港转口吗?美国要“严打科技输出”,他们会“这麼蠢”,继续允许禁止出口到中国的“高科技”出口到香港吗?因此,美国要取消“政策法”是迟早的事,视乎美国自己在香港的利益需要而已。

  笔者相信,中央政府对此也不无準备,积极开拓“一带一路”、搞粤港澳大湾区、人民币国际化、支持高科技产业等,都是为了应对以前的“美国依赖症”。中国绝对不会因为美国威胁取消“政策法”而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让步。

  我们香港人当然希望“中西交汇”的红利能越长越好,但客观而言,香港也不能再停留在吃国家与美国“两家茶礼”的旧思维中了。

  二是,美国可制裁他们认为“侵犯人权”的香港特区官员。美国大打“香港牌”图遏制中国发展之心昭然若揭。儘管特区政府官员是依法止暴制乱、恢复社会秩序,但一样会“被制裁”。事实证明,美国运用类似的法案针对俄罗斯、伊朗、朝鲜,甚至中国很多次,有哪一次能改变被针对的国家的政策?答案为零。

  特区官员必须明白,现在美国已不再是能够“封杀”一切。不少特区官员退休后,由於得到国家的支持下,可以在国际组织、国际舞台扮演重要角色。正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最后,一些人要求法案不因受检控而被拒发签证,这就是“零成本”外交的小伎俩了。对美国来说,这是毫不费力的小恩小惠,但鼓动更多香港反对派在“衝”的时候少了一点顾忌。但要指望美国大规模给予反对派美国居住权,可以让他们彻底没有“后顾之忧”,还是想想就算了。美国正在收缩难民政策,“家裏没有余粮”。即便最后美国接纳一些人为难民,“有后路”的当然还只会是黄之锋等尽取“光环”的人,哪裏轮得上那些蒙着面向前衝的黑衣人?

  旅美学者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