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特朗普藉反全球化打击中国/香港菁英会 政治研究会副主任 卢麟智

2019-09-20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无论热战冷战,受苦受难的都是民众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上台就打击全球化主义,以国家利益作为藉口,不断以关税和贸易战来重挫以全球贸易战为核心的左翼势力的根基和实力,令左翼要重新部署,自顾不暇。

  过去30年中国的崛起,让很多跨国企业持续发展壮大。因此,中国也变成特朗普代表的极右势力第一个要打击的对象。

  结果是,中国抵受了他们第一波的衝击,採取长期消磨的战略。於是,极右势力就向中国以外的“左翼”主要金主埋手,实行定点打击。例如将Google(谷歌)和Facebook(脸书)以反垄断为名,由中层的右翼势力来发动肢解。所以脸书也发起了全球币来作为筹码反击,但形势不容乐观,因为全球币涉及到全球金融霸权的代表──华尔街的利益。

  发动“颜色革命”搞颠覆

  以金融霸权所呈现的“左翼”势力有几批主要的代表,包括美联储、索罗斯等。其中最激进、与美军关连最大的就是索罗斯所代表的极左翼势力。特朗普以国家利益和军方势力的取态,就是争取了索罗斯所代表的“左翼”支持。但是他们却不细想,这无异於和极右翼与虎谋皮,当他们把“左翼”金主势力削减得七七八八时,还需要理会“左翼”的意见?只要看禁枪和黑人问题一直存在,就知道“左翼”势力一直在美国支离破碎。索罗斯不好好搞好自己国内的民主与人权问题,重整美国内部的“左翼”势力,却在国际社会兴风作浪,就像是二战时为德国输出纳粹主义的带路人一模一样。

  自二次大战之后,其实全球一直都处於战争状态。世界之所以一直失去和平,就是有一批隐藏在欧美军队和军工产业中的九头蛇,一厢情愿的以热战或冷战的形式推动文明优生学。在二战时是纳粹德国,二战后则转变形式,以冷战手段来推动资本主义或共产主义的文明优生学。再到冷战结束后十年,甚至曾失去控制向盟友如日本欧洲和沙特等出手。而到千禧年后的20年,就以对付恐怖主义的名义,以热战的方式在中东打仗;以自由民主的名义,以冷战的方式在欧亚地区发动“颜色革命”。不论是哪方势力,当有人认为自身文明和理念比他国高,而需要用热战或冷战的形式来打烂一个社会,其实已经如同80多年前希特勒的政权一样无异。

  因此,请全球“左翼”朋友好好想想,究竟是像二战初期法国亡国,被极右势力完全肢解才后悔,还是应该好好重整力量,以人类发展及和平包容为理念,以学习和科研为手段,推动社会改革,反击极右势力的反人类行为?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