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一针见血\“黑色革命”岂能与爱国运动相提并论?\卓铭

2019-10-09 04:23:5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特区政府上周宣布以《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后,某些人随即翻出1967年反英抗暴时的《大公报》头版:“‘紧急法令’不管多少条统统无效 我们只奉行:爱国无罪抗暴有理”,并借此来攻击特区政府引用《紧急法》,意图让蒙面暴力继续肆虐。

  不得不说,今日香港的暴乱与52年前的反英抗暴,两者在本质上完全不同,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1967年之所以发生反英抗暴,大背景是当时的港英政府贪污成风,在制度上极端压制排拒华人,资方对待劳工亦是极尽压榨之能事,当年的工人,或许连请假的权利也没有,假如弄坏工厂的机器,便不获发薪金。社会上存在巨大的阶级矛盾,基层市民生活苦不堪言,加上后来天星小轮加价等事作为导火索,引发民意的激烈反弹。

  可以说,当年运动的本质,是要扭转社会上的这种不公平,反抗帝国主义的压迫,为工人争取他们应得的权利。但当年港英政府却把这些合理要求视而不见,根本无意解决社会矛盾,在多场劳资纠纷中偏袒资方,还镇压发起工运的工人,启动《紧急法》不过是消灭社会上异见声音的藉口。

  谈到此处,少不免有人会问:那当年的情况与今时今日的香港,有什麼分别?答这个问题前,如果大家回想四个月前的香港,相信大多数香港人都会有种“the good old days”的感觉,而非60年代那种水深火热的痛苦。从这裏便能看出,即使现在社会并非全无不公平的现象,但至少市民的生活,远远没有52年前港英时代那麼苦不堪言。2019年6月前的香港,大家即使有时对前景感到迷惘,也不至於全然灰心,仍能在一个有秩序、有良好法治的环境下生活。

  暴力不能争取民主公义

  香港之所以出现如今的乱局,政府当然要付上一定责任,但同时也有一些政客、别有用心者煽动市民对政府和警方的仇恨,结果便是香港由原本罪案率极低、法治水平极高,转瞬间变成一座暴乱、黑色恐怖之城。要是市民可以选择,笔者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回到四个月前的香港。

  当年港英政府竭尽全力打压异见,但到了今天,打压异见的到底是谁?示威者仍然有言论、遊行、集会自由,特区政府亦寻求以对话解决问题。反倒是暴徒遇到不合政见者,便“私了”製造白色恐怖。更重要的是,示威者最初的诉求是撤回修例,政府已经作出回应,惟暴徒非但仍未收手,暴力还不断升级,这怎可能说为了公义和民主自由?

  另外一个重大分别,就是这次事件还涉及外国势力的介入。反英抗暴说到底,只是香港本地民众针对港英帝国主义的反抗;但今日这场政治风波,背后却有各种外力操盘。例如人所共知,美国总统特朗普意图利用香港的乱局,在贸易战迫使中方作更大让步;台湾民进党当局,亦意图以今次事件抹黑中央和“一国两制”,希望在来年大选为“台独”力量造势。

  假如特区政府不当机立断,任由事件继续恶化,最坏的结局不但是香港沉沦,还会拖累到国家发展大业,届时事态就非特区政府所能控制。因此,政府能成功止暴制乱,才是目前第一要务,《紧急法》也就有其必要性。

  但不论如何,52年前反英抗暴最终确实迫使了当时的港英政府作出大改革,香港也因而有了之后数十年的黄金时代。同样面对乱局,今日的特区政府也必须展现勇气和智慧,解决深层次矛盾和民生问题,才能避免同类事件重演。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