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井水集\暴力毕业礼 “段爸”又变“段狗”

2019-11-08 04:23:1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中文大学昨日举行本年度毕业礼,大批毕业生身穿黑衣、戴“V煞”面具,双手举着政治标语,奏唱国歌时背向礼台,会场四周“涂鸦”满地,形成了一个中大建校以来最疯狂、也最醜陋的庆典场面。

  毕业礼是属於中大的,更是属於全体毕业生的,身为毕业生一分子,不以四年寒窗有成为荣、不以“博文约礼”为训、更不以父母师长期许为念,有学士袍不穿、四方帽不戴,打扮成“人不人、鬼不鬼”,把本属莊严、荣耀的毕业礼变成暴力街场。他们不知感恩、不思回报、不懂尊重,一手破坏自己的毕业礼,除了狂妄无知,只能以“可怜”二字来形容。

  然而,毕业礼上,可怜的除了这些“暴力毕业生”以外,在礼台上穿戴一身光鲜校长袍服的段崇智,神色尴尴尬尬、讲话结结巴巴,一脸无奈,堪称“自食其果”。

  人们记忆犹新,被部分学生围堵和所谓对话之后,段崇智发表了一纸谴责警方暴力的“声明”,被部分学生捧为“段爸”。

  然而,“好景”不常,儘管段校长不惜不问是非对错、偏私护短,以为可以“买怕”学生,“‘好官’我自为之”,中大校园已经止暴制乱、水不扬波了,谁知昨日的“暴力毕业礼”竟上演了更醜恶的一幕,被包庇纵容的学生不仅没有反思或收敛,反而以校方的软弱为可欺,变本加厉、大闹会场,毕业礼被迫腰斩,“段爸”又变成了暴力学生口中的“段狗”,真是情可以堪、何地自容?

  大学是授业解惑、传播知识之所,更是培养年轻人责任感、是非心的重镇,当年水木清华、红楼北大,不是以什麼外国发明奖项称雄,而是因为几位风骨铮铮的校长而享誉学林。身为大学校长,在大是大非面前其身不正,不敢坚持守法和正道,确实是不配当“爸”而只能被称之为其他东西的了。

  关 昭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