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吴敬梓笔下的骗与被骗/王诵诗

2019-11-08 04:24:1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一个六七斤重的猪头,值五百两银子,谁信?除非脑子进水了。《儒林外史》第十二回、十三回描写“铁臂侠客虚设人头会”、“猪头冒充‘人头’骗银子”,可谓妙趣横生。

  湖州娄三公子(玉亭)、娄四公子(瑟亭),讬已薨逝的父亲娄中堂(宰相)的荫庇,在京城学堂裏读书,甚觉无聊,返归舍裏,拜访亲友,仗义疏财,广交宾朋,花了七百两银子,赎出因冤入狱的杨执中,杨执中荐来了权勿用,权勿用又带来了一个侠客张铁臂。

  这张铁臂武艺甚是了得,在席上自我吹嘘:当年,睡在街心裏,把膀子伸着,牛车从膀子上压过,四五千斤重,压着膀子时,把膀子一挣,吉丁一声,牛车就过去了几十步远,膀子上一点白迹也没有。三公子鼓掌夸好。当众,张铁臂耍了一通古剑,一上一下,一左一右,酣畅时,只见冷森森一片寒光,如万道银蛇乱掣,管家端来一铜盆水,用手蘸着洒,一点也不得入,须臾,大叫一声,执剑停下,张铁臂面不改色,心不跳。众人称讚一番。自此,权勿用、张铁臂,都是相府的上客,吃喝招待,自不必说。

  “人头”变猪头 盛惠五百两

  二十四五之夜,月色未上,两公子秉烛商议写信到京,忽听瓦上一片声响,张铁臂一身血污,从屋簷上掉了下来,手裏提着一个革囊,两公子甚是惊愕,问是何物?张铁臂回说:“我生平一个恩人,一个仇人。这仇人已衔恨十年,无从下手,今日得便,已被我取了他的首级在此……但我那恩人已在这十里之外,须五百两银子去报了他的大恩”,革囊内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如何是好,吓得心胆皆碎,两公子连忙取了五百两银子付与张铁臂,临走,张铁臂还很仗义地撂下话语:付给银两,不过两个时辰我就回来,来后我取出人头,加上藥末,顷刻就化为水,毛髮等半点不存,不劳二位老爷担心,二位老爷可备宴席,广招宾客,等我来行此事。 

  两个呆公子信以为真,天明,办下酒席,两人还美其名曰“人头会”。延请了名流牛布衣、陈和甫、蘧公孙等宾客,只说是小饮,也不细说缘由,专等张铁臂来施行法术,好让大家都吃一惊。众客到齐,说着閒话,三四个时辰已过,直到日中,也没见张铁臂的影子,直到下晚,也不见来,两公子焦躁不安。暖暖的天气,放在家裏的革囊裏臭气溢出,家裏太太闻着那臭味不放心,忙请两位老爷回来看看。两公子方知不妙,无可奈何,硬着胆子解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六七斤重的猪头也。两公子面面相觑,不则一声,立刻叫人把猪头拿到厨下赏与家人们去吃,两人悄悄商议,这事不必使一人所知,回来照样陪客人喝酒,没事人一样。

  京城来的两个识文断字的相府公子,一介武夫张铁臂,本不是一个档次,但张铁臂久在江湖,骗人有术,一步一步,设下圈套,让两公子往裏钻,任由张铁臂摆布,一个猪头,五百两银子,世上的骗术无奇不有,大侠张铁臂的骗,真可谓是“武骗”,骗得两公子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吴敬梓宕开笔墨,步步深入,慢慢抖开“包袱”,刻画人物入木三分,故事情节引人入胜。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