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有话要说\勿被暂时的平静麻痹\童 诚

2019-12-03 04:24:0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暴乱五月有余,反对派在区议会选举中获胜;暴乱近日较此前则有平静下来的迹象。

  激进反对派发动暴乱旨在夺权,美国人希望利用香港来抑制中国发展,台湾民进党当局则利用香港动乱拉高2020年的选情。他们的目标都与香港政治现实有差距;拿军事术语来说,鬥争双方在过去五个月,犹如进行了一场战鬥,甚至说不上是一场战役,目前难言哪一方已经取得了战役或战争的胜利。

  基於以下条件,香港局势可能进入一个相对平静期:1)市民大抵都感觉到动乱严重破坏了经济和民生,香港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无法无天。香港已经累了;暴徒也发现他们搞乱了全港各区,所有公共交通也一度停顿,再没有东西可砸,他们便只得“抖一阵”。

  2)反对派内部的目标有分歧,激进派在暴动中出尽风头,因而“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另一些反对派则较理性地知道夺权并不可能,他们担心激进分子若把局面闹得不可收拾,连自己的利益也会受损,於是见好就收。

  3)特朗普上周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国政府已作出反击。美国希望香港乱,却怀疑香港暴徒的夺权能力。如果香港越来越乱,西方的片面宣传会受到挑战,也可能衝击他们要把香港作为棋子来抑制中国崛起的计劃,他们心裏对夺权并没有底,只是“见步行步”,捣乱香港。

  4)中央密切留意香港局势的变化,国家希望通过“一国两制”,维护国家主权,长期保持香港现行的政治、法律和经济机制,特区政府和建制派则在那个框架内进行政治活动。争取时间既可了解对手的意图,也有利自己进行战略部署;因此中央在某个时间点上可以有相当灵活的政策空间。从内地官媒近日刊登不同角度的分析,可以看到中央政府有不同政策取向的可能。

  因此,香港现在具备条件进入一个相对平静期;还不是“停火”,只是打少几枪。

  平静会是短暂的,原因是:1)香港经济矛盾有结构性的因素,一时间难以解决。在乱世中,解决那些矛盾的速度还会慢一些。

  2)暴动组织者不仅还没受到惩罚,一些人更从街头进入区议会。那是对暴徒的犒赏;他们在庆功,大碗吃肉大碗喝酒,眼下叫他们放下屠刀根本不可能。他们还会拿起屠刀,再次杀人。

  3)一些暴徒集中活动的地方,如某些大学和中学裏面的“港独”组织仍然存在,活跃分子正在物色时机,再次作乱。

  4)策动暴动的宣传机器仍在运作,暴徒的沟通网络也依然存在。这次暴动从高潮迅速进入一个相对平静期,不是由於理工大学曾被围困或区议会选举的结果,其背后原因不简单,反映暴动的指挥机器仍在高效运转。

  5)中央政府在新时期希望加强对香港的全面管治和準确贯彻“一国两制”,建制派则要求对暴徒绳之以法。反对派却认为即使获得区议会85%的议席后,他们也没有真正取得政权。双方的愿望都没有获得满足,因而双方在“停火”期间仍磨刀霍霍,準备新的战鬥。

  因此,相对平静期的“平静”是不稳定的,相对平静期不太可能维持太久。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