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议事论事\若无警察香港恐沦为恐袭战场\叶建明

2020-01-20 04:23:5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警方日前在沙田广源邨检获一支P80型号半自动手枪和92发子弹,当中47发已装於7个弹匣,这是最近五周内的第六宗检获枪支案。警方最近几个月来,检获的不仅仅是枪支,还包括烈性炸藥和炸弹。

  1月14日至16日,警方在旺角与粉岭两处住宅内,分别捣毁爆炸品储存点与土製炸弹实验室。据了解,刚刚过去的2019年,香港警方累积搜获的烈性炸藥TATP数量惊人,是历来最多的一年,甚至有一次检获两公斤(荃湾一大楼内)的纪录。作为烈性炸藥,TATP威力惊人,级别仅次於军方炸藥,具非常大的杀伤力,是恐怖分子常用。据媒体介绍,只需2至3克即可炸断成人手脚、而1公斤更可以轻易粉碎一座房屋。这些武器炸藥除了用於大型活动袭击警察外,不排除袭击民众之后嫁祸於警察。而且,由於TATP容易爆炸,因此在工厦、住宅製作或存放TATP,就是拿他人生命财产作赌注。试想,如果没有警方的专业高效,及时破案,香港将会怎麼样?

  香港警察多少年来一直被国际社会讚誉有加,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专业及优秀的警察机构之一。今天我们依然可以说,他们当之无愧。过去7个多月来,如果没有警察的使命担当,如果没有他们的坚守职责,香港出现本地恐怖袭击的风险极大,市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必将遭受威胁,香港或许是另外一页历史。

  忍辱负重 流血流泪

  7个多月来,香港警察忍辱负重,遭受前所未有的身心压力。1000多场示威中,往往伴有暴力衝击,而且针对警察的都是致命暴力。暴乱发生至今,一共有544名警员在行动中受伤,更有一人被暴徒割颈。有警员说,每天能和同事一起平安下班就倍感欣慰,听来确实令人倍感心痛。警方一直使用最低武力。迄今为止,没有一名示威者因为在暴力衝突中因为警察执法而死亡,这是世界各地警方镇压暴乱从未发生过的情况。作为止暴制乱的第一道力量,究竟要有多克制才能够做到零死亡。

  这7个多月,警方是在那些别有用心者的诬衊抹黑,不明真相的民众误解指责中执法的。他们一边为保卫这座城市不被暴力焚毁,保障市民能继续有正常生活而工作;一边却是冒着危险,流血流汗心淌泪。这是香港警察前所未有的痛苦经历,但他们扛过来了。

  为了限制警权、打压警队,乱港派不择手段地把黑手伸向警察子女,戳向警察心脏最柔软的部分。但即便如此,警察咬碎了牙往肚子裏咽,也没让乱港分子的图谋得逞。虽然今天香港仍然不排除还会有游击形式的暴乱,但“颜色革命”无法得逞已是不可反驳的结论。

  当今天大家还如常地享受香港正在恢复的宁静,暂时避免了本地恐袭的猖狂,有没有考虑这一切是如何实现的?平静的环境不会从天而降,警察的功劳不应被湮灭。

  如果一些人今天面对大量枪支弹藥散落在香港,被警方成功查获的事实,还要强词警方“滥捕”,我们可以看一个历史故事:明末守边大将袁崇焕,虽构建了清军难以逾越的“关宁锦防线”,但内有崇祯帝偏听汉奸谗言,外有皇太极实施反间计,袁崇焕最终被凌迟处死,而被舆论误导的民众“争啖其肉”、“食时必骂一声”。袁崇焕死后,清军很快入关。那之后,袁崇焕既被明朝后人平反,清乾隆也还原历史事实。历史故事虽然不同,但作为未来的映照,历史的哲理总是相同相似的。相信历史必然会还香港警方2019一个崇高的定位。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岛各界联合会常务副理事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