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新闻背后\刘颕匡须为警员受袭负责\卓 铭

2020-01-20 04:23:5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经过得来不易的数日平静后,“民间集会团队”昨在遮打花园举行所谓“天下制裁”集会,再次把暴乱带进市民生活中。

  “民间集会团队”本来欲举办遊行,但因警方反对并驳回上诉,最后只据不反对通知书在遮打道範围举行集会。客观而言,集会初时尚算理性有序,但未几便有暴徒开始掘砖、堵路和纵火,警方随即要求中止集会,其间更有警员遭多名暴徒围殴至血流披面,而集会最后在一片混乱中收场。

  事后“民间集会团队”发言人刘颕匡表示,警方应就集会出现混乱负上最大责任。他的讲法是,警方在集会期间多次截查参加者,不尊重集会自由,因而产生警民衝突。他又认为,如果警方当初同意以遊行方式进行示威,就不会出现昨日的混乱,云云。

  刘颕匡好歹是读语文系出身,但他这番理据背后的逻辑,恕笔者不才,却是怎麼也想不明白。照道理来说,集会明显比遊行更易维持秩序,至少主办者只需管理一个有限範围,不必在分开多处地点派遣纠察,面对的也只是静止的人群,而非不断流动的人潮,后者明显会更易出现突发事件。难道刘颕匡真心认为,举办遊行就不会出现混乱吗?若然如此,那他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因为根据昨日的“实绩”,一个连集会秩序都无法维持的人,根本没资格保证遊行可以安然进行。

  反过来说,昨日的集会演变成流血衝突,不正证明了警方是出於合理考虑截查参加者吗?不论掘砖、堵路、毁坏交通灯,抑或纵火,都需要工具才能做到,而事先携带工具,就表示某些人打从一开始便想製造混乱。换言之,警方截查非但不是不尊重集会自由,反倒是设法协助维护集会秩序,毕竟如果集会没有混乱,就可以继续进行。更何况,如果警方真不尊重集会自由,那一开始就不会批准是次集会了。

  放纵暴徒 酿成混乱

  再者,刘颕匡称警方要求腰斩集会,导致情况难以控制,也是令人费解。当时两名警民关係科警员穿着便衣,没有手持武装,又已出示委任证,而且不过是跟主办方沟通,未採取任何执法行动,但就被大批暴徒不由分说围殴。实情明显是,暴徒才是令情况难以控制的最大原因,他们已经失去理智,不论警方做了什麼,或根本什麼都没做,只要对方的身份是警员,便不问缘由上前袭击。刘颕匡最应该谴责的不是警方,而是直接引起混乱暴徒才对。

  刘颕匡的说辞,其实不过是推卸责任。警方批出不反对通知书,不代表示威範围就此变成法外之地,做任何事都不会被反对。不反对通知书代表的是警方对主办单位的信任,这一纸文书是建基於主办单位维持活动秩序的能力。如果申请举办示威,却对现场秩序不闻不问,任由暴徒破坏搞事,那就不是申请示威,而是申请举行暴乱了。

  因此,刘颕匡实在有必要回答以下问题:“究竟阁下想申请举行遊行、集会,还是申请举行暴乱?”假若刘颕匡真心希望集会能顺利进行,那他理应尽一切努力维持现场秩序,而不是把所有责任推给警方。因为当警方有必要作出行动时,就表示现场已经出现违法行为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