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公务员“害群之马”缘何越来越多?/方靖之

2020-01-24 04:23:5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黑暴”已经不成气候,但暴徒仍然不会收手,止暴儘管初见成效,但制乱恐怕仍是长路漫漫。泛暴派没有再动员大规模暴乱的能力,“勇武派”被警方连番重创下溃不成军,於是开始改变策略,不再硬碰硬,而改为成立不同界别的工会,一方面对準立法会及特首选委会选举,另一方面为下一轮大规模的罢工作準备。

  然而,一般打工仔担心工作不保,要投入工会策劃罢工总是有所顾忌,於是,手握铁饭碗的公务员,出政府粮的社工、教师便成为罢工主力,公务员内部更不断成立各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工会,开宗明义就是为罢工而来。这些政府内鬼已经不只是与政府唱反调,拖止暴制乱后腿,而是公然策动反政府政治行动,要瘫痪政府以及社会运作,对於这些政府内鬼、“公务员败类”,政府还要听之任之吗?

  日前《苹果日报》就为一名所谓艺术工作者胡俊谦做了一个专访。这个胡俊谦近日正筹办“香港舞台艺术从业员工会”,目标明确就是要策动“大三罢”。而胡俊谦在访问中没有表明他的职业,只说自己“从事艺术教育,收政府人工。”他更指自己“月入三万多,在这一个行业,以我的资历,算很难得”云云。原来,他现职啬色园主办可立小学戏剧协教导师,不单是收政府人工,更属於教育工作者。

  既然他自己知道现时人工得来不易,理应尽心尽力教好学生,但他却重政治多於教育,更亲身参与暴乱。他在访问时自称是“第十七排的‘抗争者’,出席次数频密,但永远不会站到最前。”不过,在暴乱中不论排在哪一排,在前在后,只要有份参与暴乱,都干犯了暴动罪,这个教师多次参与非法“抗争”,已经值得教育局调查。而现在他不单参与违法抗争,更要成立什麼“香港舞台艺术从业员工会”,摆明车马是为了搞罢工、为了搞政争。这样的工会根本是“假货”,这样的人更没有资格做教育工作者。

  一边反政府一边赚公帑可耻

  全世界成立工会的目的,就是为了捍卫打工仔利益。但在这场“修例风波”中,泛暴派却热衷在不同界别成立工会,原因很简单,就是要钻制度空子,不断发动支持者组织不同工会,一方面是要在劳工界功能组别选举中“种票”,另一方面是为了发动罢工时出师有名。泛暴派成立工会,从来不是为了工人利益,恰恰相反这些工会就是要瘫痪社会,“揽炒”经济,打烂打工仔饭碗,这些工会根本是在倒打工仔米。

  然而,泛暴派的居心早已路人皆见,所以他们在不同行业成立工会的反应并不理想,始终当前经济已经陷入衰退,加上疫情衝击,双重夹击之下结业潮、减薪潮、失业潮已经杀到埋身。不少打工仔都朝不保夕,自然不会傻到加入这些倒米工会。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只有手握铁饭碗,吃裏扒外的公务员才够胆出来搞工会、搞罢工。就如颜武周之流,本来现在正是劳工最需要帮助之时,他身为劳工处一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还负责劳资关係,本应是最繁忙之时,但他却忙於搞工会,忙於配合泛暴派搞罢工,在政府内部搞串连,政府花这麼高的人工养这些人,就是用来反政府吗?

  又如胡俊谦之流,嚣张得直认自己多次参与非法“抗争”,成立工会公然要搞“大三罢”,一边在学校做导师赚取公帑,一边却在外部搞政治,其目的为何?就是公然挑战政府、挑战学校,他就是看準政府和学校投鼠忌器,不敢奈他何,所以够胆公开自身的“勇武”身份。颜武周、胡俊谦之流的“政府内鬼”,不但可卑,更加可恨,不但违反公务员守则,更违背了人品底线。既然他们与政府势不两立,要与政府对抗到底,为什麼不辞职以明志?反而要留在政府反政府?说穿了,都是钱作怪,颜武周、胡俊谦之流出去搞政治,收入怎可与公务员相比?这些人既不肯放弃铁饭碗,又没有一丝职业道德,更要倒打一耙,靠害香港,其人品令人齿冷。

  但社会不禁要问,究竟是谁给了他们的胆量如此“食碗面反碗底”?其实正正是政府的纵容。教育局至今没有惩处过一名违规、失德教师,令到“黄师”有恃无恐,才令到胡俊谦之流得寸进尺。公务员事务局至今没有惩处过一名违反《公务员守则》的公务员,致使颜武周之流变本加厉。面对“修例风波”,政府对於自身的内鬼尚不能制,试问又如何集中力量平乱?这些“政府内鬼”大多有反心无反胆,但政府退让了,他们就会进一步,不断试探,只要政府肯严正纪律,惩治违规,严令公务员不能参与政治,否则立即开除,颜武周、胡俊谦之流还敢这样嚣张吗?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