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龙振邦文章是“劣根性”的最好写照/张 衡

2020-03-19 04:24:0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法律学者用自己的专业去煽动年轻人违法,微生物学学者用自己的“科学家”身份去夹带私货,这是对自身专业侮辱,也是对公众的欺骗。但这种事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在香港出现。最新例子,可以看看昨日《明报》刊登、署名龙振邦及袁国勇的《大流行缘起武汉 十七年教训尽忘》一文。

  这篇文章,半文半白,什麼“己亥东,疫发武汉。庚子春,湖北大疫”云云,极尽矫揉造作之能事。更严重的是,文章不仅不严肃,而且轻佻狂妄,存在几个极其严重的原则性问题。一是竟然声称“星、港、澳及中华民国皆免於大疫”,以“中华民国”代称台湾地区,鼓吹“两个中国”;二是公然替外国将新冠肺炎称“武汉肺炎”的歧视行为辩解;三是在没有科学证据情况下,将此次肺炎病毒的起源地定性为中国。

  关於第一点,有最基本政治常识的人都可以知道,这是政治红线,普通人尚可用无知辩解,但龙振邦岂能如此?昨晚,网传龙通过媒体发出更正声明,称用“台”代替“中华民国”,并称“该文与政治无关,旨在提出尊重真相、移风易俗”、“手民之误”云云。

  一篇文章到底有没有关乎政治立场,并不是一句“与政治无关”的话就可掩盖得了的。若上述声明是真的话,龙振邦懂得用“星”来简称新加坡共和国、用“澳”简称“澳门特区”,竟然不懂得用“台”来简称台湾,如果说当中没有政治企图,请问谁会相信?这不是“手民之误”,也请不要将自己的错误转移到“手民”,这实际上反映了一个基本的事实,也就是文章作者的真实政治立场与思维。

  公然替美国歧视政策辩解

  关於第二点,但凡看过新闻的人都知道,上至美国总统特朗普、国务卿蓬佩奥,下到白宫官员以及国会议员,都在利用此次疫情去攻击中国,不断用“武汉肺炎”去形容,甚至不惜用“中国病毒”、“功夫流感”来进行污名化中国,企图转移其国内的抗疫压力。但身为微生物学的“学者”,竟然没有半字去质疑美国当局的这种恶劣的做法,反而称“民间及国际媒体则称之为‘武汉病毒’或‘武汉肺炎’,直接简单,亦无不可”,赤祼祼地为美国歧视立场进行辩解,当中“直接简单,亦无不可”八字,说出来恍如特朗普的侍从。龙振邦亲美程度,大概连美国最极端最反华的政客都会感到吃惊。

  关於第三点,如果是一名真正的传染病科学家,应当用科学数据去审慎下定性。但这篇文章,竟然在没有任何科学证据的情况下,这麼称:“‘武汉新冠状病毒’乃中国人劣质文化之产物”、“中国人陋习劣根才是病毒之源”。此话再一次用“武汉病毒”的名词,毫无科学家应有的专业素养,此其一;其二,你可以批评食野味的陋习,但不要用“中国劣质文化”这种极端政治词语去套用到此次疫情上,试问这和武断地指“病毒来自美国军队”又有何本质的不同?

  通篇文章,看不到任何严谨的传染病学、微生物学的专业性,相反处处是令人吃惊的政治思维。它暴露了龙振邦这名为求出位而不择手段的“黄丝”真面目,同时也让人看到试图左右逢源的所谓“权威学者”的真正水平。

  耶鲁大学历史和医学史荣休教授弗兰克.斯诺登(Frank Snowden),3月10日在接受《纽约时报》採访中说:“(用‘武汉肺炎’)我觉得这其实是相当挑衅的,充满政治意味……是在用一种含沙射影的、有种族意味的方式去用它,据我所知主要是属於政治右派的一群人在用。这恰恰说明,用某种科学的、事实的方式去指称何其明智。”

  如果说中国人真有“劣根性”的话,那麼,龙振邦正是“劣根性”的当前最佳写照。

  (编者註:昨日深夜龙振邦、袁国勇发声明,称撤回上述争议稿件)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