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平庸、宽恕、感恩是一种智慧\金融界的诗人、作家 杨剑威

2020-04-05 04:23:4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小津安二郎的黑白世界呈现亲情的不同色彩

  《东京物语》是小津安二郎导演,於1953年上映的一部电影。黑白的画面、平淡的对白、缓慢的剧情,在寂静的客厅裏闪烁播放,我也怀疑是否可以坚持看完这部将近70年前的黑白电影。

  “我们看过东京了……”“我们看过热海了……”“我们回家吧!”看着老妇人登美从地上慢慢爬起来,步履蹒跚的样子,我忽然好像被什麼击中,感受到了些什麼。“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世界上有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就是子女,很少很少的子女会按照父母的愿望去生活,这往往让生育和抚养他们的父母感到很无奈。

  平山周吉和登美这对年迈的夫妇,在大阪的生活略感孤独寂寞,於是决定往东京一行,探望已经成家立室的儿女。当他们兴致勃勃地抵达,但却受到颇为冷淡的招待。大儿子幸一在东京当医生,二女儿繁和女婿在东京开美容店,子女们都因生活的重压而相当忙碌,无暇招呼两老。因此安排他们去热海度假,表面上是让他们有个鬆弛和遊览的机会,实际上却是希望摆脱他们。

  提前从热海回来而无处栖身的老头子平山周吉,只能去和两个老朋友喝酒,大家都瀰漫着对年轻时代的追忆和对子女的失望。“这个城市这麼大,一不小心走散了,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在陌生而冷漠的东京,只有守寡的二儿媳纪子对老人很是孝顺,有着传统东方女性的贤淑美德。之后老人踏上回家的路,前后不过十天。

  对子女的理解和宽容,是一种生活的智慧。“孩子们都变了……”老人在列车上平淡地说,他们始终没有一丝的抱怨,永远那麼平静。

  老妇人登美在回家的路上染上了疾病,很快就不久於人世。而近在咫尺的小儿子敬三却因为工作,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赶来见见母亲。丧礼之后,大儿子、二女儿、小儿子都虚伪仓促地準备离开,留下老头子平山周吉一个人孤独地度过晚年。

  当小女儿京子私下裏向二儿媳纪子责怪兄长姐姐的无情,纪子一直微笑:“他们很忙。”“难道有一天你也会变成那样?”“是啊,有可能。”“是吗?生活太令人失望了。”“是啊。是这样的。”纪子仍旧笑着。

  “优厚的薪水可以放弃,称心的工作可以再找,亲情却不可以搁置,因为那是永远的避风港,是黑夜中的明灯,无私地指引我们的生命之舟顺利绕过暗礁险滩。”

  可是在现代社会生活中,尤其在大都市裏,普通人的亲情也变得很奢侈了。

  如果你也是一个离开家乡漂泊在外的孩子,如果你以后也会将余生安放在一个庞大而陌生的城市,也许就注定要和父母的晚年生活错过。那麼,看看小津吧,用一颗安静的心,在黑白的世界裏,静静地品味……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