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议论风生\新加坡大选对香港的启示\孔永乐

2020-07-13 04:24:0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上周五,新加坡举行国会大选,由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在93个议席中取得83席,但得票率下降至大约61%。对於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而言,整体得票率减少近8%绝对是一个警号。

  有人认为,新加坡正受新冠肺炎影响,经济陷入严重衰退,人民行动党此时提前举行大选令民众不满,继而改为支持反对派。然而,新加坡在疫情下积极推出“保企业、保工作”措施。5月公布的财政预算案总拨款330亿新元,加上早前3个抗疫预算案,新加坡政府推出的抗疫预算案总拨款额累计929亿新元,约佔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0%,这在世界各地都算是高水平,其预算案中也涵盖低收入人士、失业人士、短期受冠病影响者等群体,各阶层都有受惠。新加坡在疫情初期没有大规模“封城”及“停工”的情况下取得不俗的成绩,在传递及分享资讯中树立良好榜样,更受到世界衞生组织代表公开讚许,故此因抗疫而失分的可能性较低。本年4月韩国在疫情下举行大选,疫情严峻下文在寅领导政府取得大胜。由此可见,单是新冠肺炎疫情不会大幅降低新加坡群众对人民行动党的支持。

  笔者认为,人民行动党在近年来已出现隐忧。上届新加坡国会大选在国父李光耀去世后迅速举行,加上适逢国家独立50周年,令人民行动党在上次大选获得近70%的支持率。不过,李光耀的因素已逐渐消失,早於疫情爆发前新加坡经济也受到全球不景气影响。基本能源电费等不断增加,生活成本持续上涨,令不少新加坡人在全球最昂贵的城市中苦苦挣扎求存,不少年纪老迈的人士仍要在餐馆或小贩中心当清洁工维持生计。

  住屋在新加坡同样是个大问题。虽然新加坡有闻名国际的组屋计劃,但由於很多年轻人仍未结婚,所以较难符合申请更好的组屋资格。更重要的是,新加坡政府似乎低估了组屋的重要性。新加坡人购买组屋时,只是购买99年的屋契,99年过去后便要将组屋归还给予政府,当人民在年老时将组屋交与儿女时,他们也可以选择将该组屋卖掉或重建。不过在现实裏,当组屋只剩下10年或更少年份的屋契时,市场价格必然受到影响,而选择重建计劃又要考虑一笔款项,对於收入不高的基层人士而言确实是一个难关。在此情况下,人民行动党流失选票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另一方面,笔者认为若然香港没有发生去年一连串的激进反政府示威,新加坡选民是次支持反对派的机会率可能会更高。

  后疫情时代转型数字经济

  香港的情况如何?9月立法会选举临近,从新加坡的选举可见,我们不能依赖抗疫成果能大幅提高市民对政府的支持。长远而言,从政者必须解决香港市民住屋的问题,从而争取大多数的支持。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影响预料会令香港长期的经济结构问题暴露出来,各行各业在疫情反覆下更需要多聚焦解决长远的结构性问题。

  现时新冠病毒疫情可能持续,众多行业举步难行,不少防疫措施也改变人们生活常态。政府及政党在此时更要利用这个机会,尝试推行数字经济。后疫情时代预料客户需求会转移到网络,数字经济如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将会不断发展。政府可推出政策帮忙企业转型,希望把疫情危机所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最终也令香港的经济成功转型。

  整体而言,香港比新加坡的政治秩序更不稳定,这令政府推行经济改革会遇到更多问题。此外,若然疫情持续,政府也要考虑是否将立法会选举延期或将投票时间延长。当票站出现人龙时,人与人的接触机会必然增加,香港的疫情或会因此恶化。不少选民也会害怕在社区感染病毒而避免投票,这都会影响立法会的选举结果。个人生命比任何政治利益都重要,负责任的政府要全面考量各方因素,从而令香港在全球疫情下也能稳定发展。

  城市智库成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