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新闻背后\英国押后一年选举 反对派看不到吗?\卓 铭

2020-08-01 04:23:4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特首林郑月娥昨日宣布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紧急法”),押后立法会换届选举至来年9月5日再举行。本港新冠疫情仍然严峻,新增确诊病例连续十天破百,如林郑昨日在记者会上所说,押后立会选举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在公众安全与选举活动之间,这是一个必须的取捨。

  罗织“罪名”诬衊特区政府

  有关消息公布后,出乎意料地,最大反应的还不是香港的反对派,反倒是一些外国传媒和组织,比如CNN除了常规报道外,还特地撰文“分析”,指反对派早前举行“初选”,有60万人投票,因此特区政府为了阻止“35+”成功,才押后选举。

  CNN说特区政府押后选举是因为“初选”,只对了一半。因为香港之所以出现第三波疫情爆发,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正正是这场连续两日举行的所谓“初选”,聚集了反对派口中的60万人,无视“限聚令”和社交距离进行投票,结果导致本已几乎受控的疫情死灰复燃。可以说,今次之所以押后立法会选举,反对派才是必须负上最大责任的一方。

  CNN错的另一半,是说特区政府为了阻止反对派“35+”图谋成功,才延迟选举进行。这种说法乍听之下看似有几分道理,但如果稍稍细想,则会发现其完全站不住脚。相信各位读者都记得,政府宣布押后选举一天前,选举主任才刚DQ了12名反对派参选人。如果政府真是为了政治原因押后选举,那这两日的举动不是很矛盾吗?既然可以押后选举,那政府幹嘛要特地DQ12名反对派参选人,让反对派可以藉机攻击政府,挑动“民意”?如果延迟选举就可以阻止“35+”,那DQ一事则完全是多此一举。

  反过来说,既然政府都可以DQ不合资格的参选人,那还有何理由要刻意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让反对派无缘无故多出了一年时间,让被DQ参选人去找“Plan B”“Plan C”?两者相较之下,押后选举究竟是反对派还是建制派的选举成本较高?假如有人对此事毫无了解,大概还会以为政府是偏帮反对派。这正正可以说明,政府的决定完全基本公众安全的考虑,与政治全不相干。正如林郑昨日所言:“每日只睇疫情,无时间睇选情。”

  除了CNN外,不时干预香港事务的英国非政府组织“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插嘴煽风点火。其以新加坡为例,指新国在疫情严峻的情况下也如常选举;又表示新加坡和韩国的疫情比香港严重得多,但两国都可以完成选举。称特区政府押后选举,是拿疫情作为妨碍香港民主进程的藉口云云。

  不知道“香港观察”是不是“观察香港”太久了,所以完全忘记了自己总部所在英国的情况?

  今年3月,英国新冠肺炎确诊个案还只有一百多宗,但英国政府还是宣布把地方选举押后一年举行。依“香港观察”的逻辑,英国的疫情比香港都不知轻微多少,难道英国也是拿疫情当藉口妨碍自己的民主进程吗?

  真正妨碍民主的是反对派

  再者,虽则新加坡和韩国如常选举,但两国投票期间的防疫措施可谓严格之至,除了就健康、确诊和隔离选民进行分流外,也设有邮寄投票。香港的隐形传播链都不知有几多条,检测量不足为人诟病已久,怎可能完善分辨出谁是隐形患者?

  其次,政府和选管会有没有办法在一个月内紧急纳入邮寄投票制度,甚至乎设法让海外选民都能投票?先不说实际上做不做到,即使可以成事,但届时最极力阻挠的恐怕是反对派。毕竟香港最反对邮寄投票的从来都是反对派,近日美国总统呼籲推迟11月大选,理由是邮寄投票可能造成选举舞弊,这亦为反对派反对邮寄投票提供支撑力。如此说来,真正妨碍香港民主进程的,其实也是反对派。

  政府既然已押后选举,那就表示香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防疫,这需要全民的努力和配合。昨日国务院港澳办表示,中央政府已决定派遣内地检测人员来港,协助进行大规模核酸检测筛查,这犹如为本港打下强心针,相信短期内疫情必能受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