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议事论事\疫情打乱了反对派“35+”图谋\宋小莊

2020-08-04 04:23:5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7月31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原定9月6日举行的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将推迟一年举行。这是近年来,也可说是回归以来,香港特区政府最重要的一次决定。对推动香港未来的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发展将起到重要作用。

  近来香港爆发第三波新冠病毒疫情。一个月内新增确诊者约两千人,每天新增本地病例百余人。一旦选举如常举行,当日可能有400多万选民投票,在拉票期间,患者、隐性患者和健康市民之间都将有大量接触,引发大规模传染。虽然世界仍有一些国家和地区如常举行了选举,但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也延期了选举。

  早前香港有不少人到内地避疫,加上现时在内地经商、工作、读书、养老的香港选民,很难在选举当日回港投票,短期内也不能实现在内地设票站,或使用邮寄投票,估计有四、五十万人受到影响。如果贸然选举,不但没有一场公正的选举,而只会增加感染和病故的人数。

  应行政长官的请求,中央政府一方面从广东省内20余家公立医院选派临床检测技术人员赴港,全面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另一方面从武汉选派临时医院设计专家,将香港亚洲博览馆改建为“方舱”医院,并提供设计、运营和管理支持。为香港应对第三波疫情创造了条件,提供了希望。香港应当吸取内地成功的经验和外国失败的教训,认真总结以战胜疫情。

  这对疫情肆虐的西方国家,本也具有重要的参照作用。但奇怪的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等国似乎并不关心内地成功的抗疫经验。受外国势力影响的香港反对派似乎也不关心疫情之下举行选举,是否会增加传染的风险。他们反而质疑内地的核酸检验是否合格,指责香港选举主任DQ了若干名反对派的参选人,并胡说特区政府推迟立法会选举,剥夺了选民的投票权利。但疫情是否会因选举而蔓延,导致更多选民送命,却在所不惜。

  为选票不顾选民生死

  反对派之冷血令人心寒。他们何故否定推迟选举,原因何在?笔者推敲良久,可以得出以下理由:

  一、他们嫉妒内地的抗疫成就,希望“一国两制”下香港抗疫也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就有藉口指控内地的抗疫措施违反人权自由、不能适用於香港。等香港医疗体系崩溃,他们就可以攻击饱受疫情蹂躏的香港,以掩盖自己的无能。

  二、按戴耀廷“初选”的部署以及“真揽炒十步”计劃,9月6日立法会选举是香港反对派最为可能达到“35+”图谋的“空窗期”。

  三、一旦香港反对派控制了立法会,否决特区政府提出的重要法案,否决财政预算案,就可以迫使特首解散立法会,若重选的立法会又再度否决预算案,行政长官就站不住了,无法继续进行管治。

  四、与本届立法会选举受到反对派“初选”的干扰一样,去年11月区选也受到黑暴和反对派的干扰,这是值得展开调查处理的。如本届立法会选举如期举行,再启动调查区选时的非法行为就晚了。如不调查,就会对明年底产生的选举委员会造成影响。回归后的历届选委,一直由建制派佔优。如今反对派至少可以控制117名区议员中的选委,接近选委会的半数,届时选出的行政长官将有可能被反对派控制。

  目前针对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后,如何解决本届立法机关届满和缺位的问题,行政长官已经报告中央政府,并请中央政府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最简单的方法,是把第六届立法会的四年任期顺延一年,但这将涉及基本法对立法会任期的解释。另一方面,有4名现任立法会议员在参选立法会换届选举时被DQ,他们可否顺延,也属於基本法有关声明和宣誓的解释。如他们不能顺延,产生的缺位应当如何处理,也都必须由人大常委会解释。

  但无论如何,应对疫情仍是当前急中之急,重中之重。防範疫情传播,救治染疫病人,都是当前要务。香港进行核酸检测后呈阳性的病人应当如何隔离;患者应当如何救治;核酸检测后呈阴性者是否要有第二轮检测;在特效藥面世前,香港的中医藥可以发挥什麼作用,500张床位的“方舱”医院可否应对疫情的需要,等等,都是特区政府和香港医藥界值得认真研究、应对的问题。

港澳研究会理事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