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深度评论\反对派继续对抗 结局只有一个\方靖之

2020-08-05 04:23:5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立法会选举提名期结束,共有12人被DQ,除了黄之锋等“大热人选”之外,公民党杨岳桥、郭家麒、郭荣铿、郑达鸿4人亦被DQ,只有谭文豪以及新近入党参选饮食界的林瑞华暂时逃脱。

  对於公民党几近“亡党”,民主党表面义愤填膺,表示“齐上齐落”,但“齐上”容易,如何“齐落”民主党却没有清楚说明。然而,民主党也不要窃喜,民主党没有被DQ,不代表他们已经过关,主要原因是选举主任审核个案需时,一些“罪证”确凿者自然较容易较快处理。但在提名期结束后,特区政府随即因应疫情宣布押后选举,这样有关审核工作亦随之停止,所以没有民主党人被DQ,不代表他们已经“上岸”,只是“时辰未到”而已。

  公民党由“蓝血党”变泡沫党

  一个最明显例子是与黄之锋一同乞求外国制裁、一同行“国际线”的张崑阳,勾结外国势力干预香港罪证确凿,毫无疑问不符合参选资格,但他报名参选九龙西却未有DQ,难道是他成功“入闸”?当然不可能,其他如朱凯廸、林卓廷、许智峯、范国威之流亦一样,不过是未轮到他们而已。所以,民主党不要以为坐定粒六,以为自己过关就可以大讲风凉话,他们现在充其量是“守行为”一年,如果再有违规言行,今日公民党,明日就是民主党。

  对於公民党几近全线DQ,公民党人虽然口硬,但实际已是慌了阵脚,党内更已出现退党潮,公民党美孚中区议员、深水埗区议会副主席伍月兰在公民党被DQ后立即“跳船”。公民党由精英蓝血党,由梦想做执政党变成今日的DQ党、泡沫党,也不过是10多年的时间。为什麼走到今日这个地步?公民党如何修正错误路线,才是当前急务。

  但他们的党魁杨岳桥现在关注的是什麼?他最关注的是现届立法会如果延长一年,就算被DQ的现议员也应该继续留任,他更指即使由被取消资格的现任议员延任一年,亦不会引起矛盾云云;民主党主席胡志伟也帮口指,若反对派在议会中已属少数,不应被筛选过才再能延任云云。杨岳桥早前还高调表示要“揽炒”,全面开战,现在竟然“乞求”让他们保留议席,当日“揽炒”的气势去了哪裏?说到底,公民党、民主党就是放不下丰厚薪津,放不下尊贵的立法会议员身份,这样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有人认为既然特区政府已经决定因应疫情押后选举,为何还要大费周章的进行DQ?原因就是DQ还DQ,押后归押后,这是两件不同的事,不能混为一谈。因应疫情而押后选举,以市民安危为优先,做法合情合理合法。但依法押后选举,不代表就不必DQ。在香港国安法出台后,在中央重手整顿香港政治纲纪的时候,更加需要严格执行DQ,一日未正式宣布押后,要DQ的还是要DQ,既是要依法办事,也是提早将红线亮出来,有规矩才能成方圆,才能让社会尤其是反对派弄清楚自己的角色与定位。

  所以,这次被DQ的12人显然只是第一轮,还有大批人未赶得及处理,公民党两名“倖存者”是否真的成功上岸也是不得而知,民主党也不要意气风发。毫无疑问,这是一次大面积的DQ,揽炒派故意派出大批不符资格人士报名,企图法不责众,挑战立法会选举门槛。

  然而,特区政府在报名中明确画出了五条不能“入闸”的界线,包括:一、支持“港独”及以“民主自决”或支持“港独”作为自决前途选项;二、寻求外国干预香港事务;三、原则上反对香港国安法;四、表明会“揽炒”议会;五、拒绝承认中央对香港行使主权等。这五条界线十分明确及有针对性,揽炒派还守着“老黄曆”,最终落得大面积DQ的下场。

  这次DQ,不单粉碎了揽炒派“35+”的图谋,更令揽炒派必须作出最终抉择:一是走上黄之锋、罗冠聪等“港独”之路,而等待他们的将是永远不能参与选举,并且将面对法律的追究,在政坛将没有任何立足之地。二是重回“一国两制”之路,在尊重香港宪制,不逾越香港政治底线的前提下,继续扮演忠诚反对派。之前一段时间,民主党、公民党等反对派大党,眼见激进派、揽炒派奇货可居,於是想左右逢源,既拥抱“揽炒”路线,与暴徒“齐上齐落”,又奢望在立法会夺取过半数。

  但现在公民党几近被全线DQ,说明这条投机路线已经此路不通,在政治路线上,传统反对派政党政客要麼重回尊重宪制的议会路线,要麼就是走全面对抗的街头路线,再没有左右逢源路线。议会还是街头,生存还是灭亡,这是反对派的抉择时刻。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