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深度评论/黎智英借“总辞”揽反对派陪葬/方靖之

2020-08-08 04:23:5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立法会延后一年选举,反对派心急如焚,担心现届议员不能在未来一年的“真空期”内留任,杨岳桥、胡志伟不断打开口牌,表示立法会选举的DQ不应影响到现届议员留任云云,但他们始终心中没底,於是近日反对派内部开始酝酿,一旦不能让原班人马延任,便会发动“总辞”以示抗议,欲藉此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介入云云。

  这个“总辞”建议最先由一班反对派的帮閒文人如林夕之流提出,并得到激进派的大力推动,近日反对派“金主”黎智英也“吹鸡”,指令“‘泛民’要考虑总辞”,立时令“总辞派”士气大振。而因“佔中”案入狱被取消议席,早前又不获浸大续约沦为“双失中年”的邵家臻,认为在策略上反对派应考虑先进入议会,但仍要“齐上齐落”;至於可能因为“时辰未到”而没有被DQ参选资格的民主党林卓廷,则顾左右而言他的指“要看阿爷条DQ线有几远”云云。

  这三批人的说法其实反映反对派内部对“总辞”各怀鬼胎。对於黎智英以及张崑阳、黄之锋等“港独”分子来说,他们当然希望“总辞”,一方面为外国主子提供更多政治弹藥,以显示自身价值,让主子必要时作出“营救”,另一方面他们的政治生命已经完结,“港独”分子终身参选无望,黎智英也知道自己时辰已到,与其“等死”不如孤注一掷,製造一场风波,乱中求生,就算不成功也可以拉一班反对派政客“陪葬”。

  至於邵家臻之流,既已投向激进,又放不下议席利益,但又怕被同路人攻击,唯有抛出所谓“齐上齐落”论,实质他们想的只是“齐上”,没有想过“齐落”。最可笑的就是民主党、公民党等传统反对派。林卓廷、尹兆坚近年愈走愈激,企图在激进派内浑水摸鱼,但到了关键的议席问题,民主党又保守起来,无可无不可,其实就是不想“总辞”,但又怕逆“金主”意。

  公民党、民主党已经惯了做议员,惯了享受丰厚薪津,现在要做回街头战士谈何容易?尹兆坚、林卓廷、许智峯、邝俊宇等摸爬滚打才成功上位,才做了一届议员就要离开议会可会甘心?所以,民主党心裏是抗拒的,但碍於激进派压力而不敢公开反对,只能发动一些打手出来说项,希望大家“顾全大局”,不要“自残”。

  没有“拉布”立法会更顺畅

  反对派会否“总辞”仍未有最后决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反对派以“总辞”作威胁根本没有一点作用,中央不会因为反对派的“总辞”而退让,要DQ的依旧会DQ,不能留任的依旧不能留任,反对派以为搞出一场“总辞”,製造一场政治风暴,再加上外国的呼应配合,就可以令中央让步,完全错估形势。反对派愈搞出大动静,愈是借外国施压,中央的底线只会更硬,态度只会更加坚决。

  事实上,不单不用理会“总辞”要胁,而且更应该欢迎反对派主动“送头”。近年香港风波不断,立法会几近瘫痪,正是反对派在议会内不断搞事“拉布”,反对派已经成为立法会的“癌细胞”。反对派议员“总辞”后,立法会依然可以正常运作,法案、政策、拨款都可照样推进,没有反对派,天不会塌下来,反而令立法会运作更加畅顺,也不会再有各种为反而反。反对派的“总辞”,可以让香港追回失去的时间,加快各项政策及法案的审议,加快填海造地,加快各项基建及发展。反对派的“总辞”,对香港绝对是好事。

  对香港政局而言,反对派的“总辞”将令其自绝於参选之路。根据《立法会条例》,立法会选举参选人须声明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区。这是参选人提名是否有效的核心问题和基本要求。现在反对派提出“总辞”,本质上一是不尊重人大决定,借“总辞”胁迫中央,公然挑战中央权力;二是“总辞”行为等同於不效忠香港特区;三是勾连外国势力干预港事。

  这说明任何参与“总辞”者及政党,都很大机会因为这次“总辞”而失去之后的参选资格。选举主任将来在审核其参选资格时,必定会考虑他们“总辞”的往绩,这些为了个人政治目的可以随意辞职的人,这些公然借“总辞”勾连外国势力的人,怎可能会效忠香港?这样,DQ将会更加容易。黎智英“吹鸡”“总辞”,将反对派推落悬崖,一次过为香港消除了大量积患,有人说黎智英和戴耀廷是反对派最大的“无间道”,也不是没有道理。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