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议事论事/延任一年留会察看 反对派进退维谷/陈光南

2020-08-13 04:23:5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全票通过本届立法会继续履责不少於一年的决定,亦没有宣布四名被取消第七届立法会参选资格的现届反对派议员不能延任,让反对派所有议员可继续履行职务。这是最简单的方法,有利於稳定大局,专心一意战胜疫情,恢复经济,改善民生。

  这样一个决定,大多数港人拍手叫好。但是反对派却处於进退维谷境地。现届立法会至今共4个议席出缺(3席来自地区直选,1席功能界别),因此,继续履行职责的立法会议员实际只得六十六人。全部议员续任,被取消参选资格的四名反对派议员也可留低。

  激进派想绑架民公二党

  人大常委会解决了立法机关“真空期”这个特区政府无法处理的难题,却给反对派带来“留或不留”的大难题,令他们进退两难。由於反对派一直反对押后选举,批评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架空特区宪制”、“违反了基本法”云云。他们更加强调反对派裏面的温和派和激进派一定要“齐上齐落”,共同行动,否则,一旦各行其是,以后反对派就不成气候了,根本就不可能再走到一起“抗争”了。

  激进派提出的方向是,我们不能口是心非,一方面指摘未来一年立法会议员继续履行职责,并没有基本法的授权,结果是我们厚着面皮去担任“不合法的立法会议员”,今后再没有选民相信我们的人格,今后选举一定输得很惨。所以,我们一定要拒绝延任立法会议员。

  民主党和公民党两个反对派大党,比较倾向於继续担任立法会议员,因为议员有很多工资和补贴,可以让政党继续聘请议员助理、经营地区办事处,保持社区的动员力量。但是他们又担心,一旦担任了延长期限的议员,就会被更加激进的年轻选民视为“无腰骨”,颜面尽失,将来选举会选票大幅度下跌。

  民主党、公民党、工党都参加了反对派组织的非法“初选”,信誓旦旦要遵守“初选”的结果,落败了的成员,更加公开站出来,说要遵循自己的诺言,今后不会留在立法会。假如现在又在自食其言,继续担任自己已经放弃了的立法会席位,可以说是无信无义,是典型的坏人。

  人大常委会的决议,令到了反对派内部出现了内耗,争论不休,一方面发表宣言,反对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一方面又说“详细研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要“继续听取民意”,反对派无论是怎样进退,都陷入了政治危机,苦恼透顶。

  过去反对派在立法会可以任意胡为,不遵守任何规矩和法律,只要是能够抢夺眼球,登上新闻头条的,他们都放手去做。但是今天的形势变化了,最大的变化是香港国安法已经实施,一旦瘫痪立法会、瘫痪特区政府运作,便触犯了国安法,当局可採取拘捕检控行动。若果在延续一年的任期内,他们继续勾结美英等外国势力,继续凡事对抗的态度,到了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时,他们的具体言行又成为了“不遵守基本法”、“触犯国安法”最实在的证据,参选时一定会被DQ资格。所以,这一年的延任期,实际也是“留会观察期”。就好像观音菩萨给孙悟空戴上了金刚箍,动弹不得。

  如果他们决定“总辞”,就是摆明对抗宪法和基本法,不拥护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不考虑特区七百万市民的大局,不愿意尽职尽责履行议员的工作,他们将来也永远没有资格再参加立法会选举。因为他们被DQ的结局已经写在墙上。所以,进亦难,退亦难。

  揽炒立场已成票房毒藥

  全香港的福祉就是把防疫的工作放在第一位置,民意主流就是要做好这个工作,保障大家的人命安全,并且促进经济发展,改善民生。在这种大环境之下,揽炒派的所作所为,已经成为他们的票房毒藥。他们第一是失去了动员力,再不可能煽动年轻人上街闹事。即使是上街闹事,“限聚令”和国安法犹如一把利剑,立即将他们擒下。第二是他们清楚知道美国英国根本不可能成为他们的靠山,连黎智英这样得到美国支持的揽炒派,已因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被警方拘捕,其他的小蛤蟆,也就不在话下,他们幻想能够得到外国的安全罩,已经梦碎了。第三,中央强调在主权安全发展利益问题上,不会对美国让步,强调以爱国者为主体治港,这个大趋势已经越来越清楚了。他们游说美英制裁香港,所有坏效果都出来了,港人受到了损害和灾祸,一定会要他们承担后果,他们要想继续招摇撞骗,已经没有市场了。

  市民们已经清楚看到了:揽炒派投靠美国,搞什麼“真揽炒十步”,现在已经出现美国制裁的“第十步”了,他们所做的,其实就是用一切手段破坏“一国两制”,证明香港不需要“一国两制”,“港独”才是出路。这种取向,港人更加认识到:他们是想害死香港,与我们希望安居乐业的愿景背道而驰。他们已经丧失了政治市场了。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