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深度评论/“洋指挥”扮香港作家 “间谍之都”岂能无国安法?/方靖之

2020-08-14 04:23:5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斩断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黑手”。这隻“黑手”明的一着是通过驻港领事馆、外交部门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勾连香港反对派,插手香港事务。暗的一着就是派出大量间谍渗透入香港,从事各种煽动、策反、造谣、收买等政治勾当。这一明一暗的“黑手”,近年有变本加厉之势,这也是香港政治风波不断的一个主因。

  外国间谍渗透不同界别

  二战时期,香港曾与里斯本、卡萨布兰卡并称“世界三大谍都”。世界各大国之间的情报战,都把香港作为一个主战场。随着战争的结束,里斯本与卡萨布兰卡的情报中心功能也随之消失,香港却因为特殊的政治与地缘环境,继续成为“东方谍都”,大量各国特务在香港活动。这个情况在回归之后并没有收敛,大量间谍活动仍然不断出现,前特首曾荫权在2005年将官邸迁回礼宾府时,竟发现官邸内有大量窃听器,反映香港的间谍确实无处不在。

  美国中情局前僱员斯诺登在2013年揭露举世哗然的“棱镜计劃”,指美国国安局自2009年以来长期入侵内地与香港各机构的电脑窃取情资。据斯诺登讲述,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内,至少有15名人员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对於斯诺登的“爆料”,美国恼羞成怒,随即对其展开全球通缉行动、更以取消港人赴美签证来施压特区政府,甚至派员暗杀未果,斯诺登最终顺利前往俄罗斯。

  去年起爆发的“修例风波”,外国间谍、“洋指挥”更加空群而出,策动、指挥多场暴乱,每次暴乱现场都例必见到一班“洋指挥”对暴徒面授机宜,有人更以各种通讯工具在行动中下达指令。其中一名洋指挥Brian Patrick Kern,就是其中一名“资深间谍”。他早年在内地进行各种政治工作,包括在1990年策动罢课,及后赴美读书。之后化身“颜色革命”讲师,在多国教导“人权”课程,散播“颜色革命”思想,又曾带学生团赴印度的“藏独”村学习。11年前Brian来港定居,并於国际学校任教,但他同时亦积极参与各种政治活动。

  在“修例风波”中,Brian俨如暴乱“军师”,在遊行集会中指挥戴口罩、面罩的暴徒,又教授暴徒绑紮“三角形”组合式铁马的方法,製造防警屏障。在包围警总当日,Brian事前就隐身附近休憩处,向数名暴徒“训示”逾一分鐘,似为衝击警总做好部署。在每次暴乱现场都可以见到其身影,他更利用外国人身份多次指骂前线警员,为暴徒作掩护。

  Brian的公开身份是国际学校的退休教师。但近日有西方媒体却发现他原来另有不同身份,就是被西方媒体形容为“香港著名权威反中国人士”的专栏作家江松涧(Kong Tsung-gan),他在社交媒体一直以华人脸孔作为头像,并自称是本土港人,但日前被外国网媒“踢爆”其“真身”原来就是“洋指挥”Brian。

  Brian一直以不同身份介入香港事务,既是退休教师,又是暴徒“军师”,也是反华的专栏作家,一个普通外国人会有这样多重身份吗?一个普通外国人有能力指挥一班暴徒行动吗?一个普通外国人可以又指挥暴乱,又做反华专栏作者吗?显然,这个人并不普通,不但训练有素,而且是负有政治任务而来。Brian近期更发表文章攻击香港国安法,估计“自己可能会被捕,被控‘与外国势力勾结’”,呼籲美国对中国实施严厉制裁云云,似乎已预计到自己的结局。

  “洋指挥”扮香港作家,反映香港的间谍确实是无处不在。对外国势力而言,香港具有无可比拟的“战略地位”,也是遏制中国的“桥头堡”。过去一直派出大量间谍渗透香港不同範畴,涉及不同界别、不同社群,这些人中有的是教师、学者、记者、商人,有的更拥有“多重身份”,但他们的共通点只有一个:就是为外国干预港事。

  香港再不设防国安危矣

  这次出台的香港国安法,一个目的正是要压缩各国间谍在港活动的空间,例如第30条订明“与外国机构、组织、人员串谋”;第29条提到的“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涉及国家安全的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等,都是针对这些间谍而来。

  过去很多年,香港不少市民都对外国势力、外国间谍的渗透不甚为意,以为“境外势力”十分遥远,间谍特务只会在电影出现。但大量事实已经说明香港就是一个“间谍之都”,没有国安法,香港就如一个不设防的城市,市民的安全将不可能得到保障。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