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有话要说/反对派的“总辞”闹剧/文兆基

2020-08-15 04:23:5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特首林郑月娥在上月底引用“紧急法”,将原定下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并向国务院呈交报告,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选举押后而造成的立法机关空缺问题作决定。人大常委会在8月8日全票通过决定,现届立法会继续运作不少於一年,直到第七届立法会任期正式开始为止。

  为此,反对派22名立法会议员发表联合声明,批评“决定”是白纸黑字地跟基本法第69条“每届任期四年”的规定相违背,是褫夺选民的恒常选举权,议会也不复有民意授权云云。可是,反对派在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前,曾经鼓吹的所谓“集体总辞”,声明却没有提及,只宣称“他们会从不同渠道了解民意,详细研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很明显,从反对派此一说法,显示他们现在已无意“总辞”,所以要假借所谓“民意”,好让为自己在未来一年留任铺路。然而,反对派不是宣称现届立法会延任一年,违反基本法第69条的规定乎?不是说此举剥夺选民的恒常选举权?不是说延任后的立法会不再有民意授权吗?既然如此,他们为何还要準备留任呢?

  是故,先不论反对派对於决定的批评究竟是否有理,他们一边批评现届立法会延任一年,另一边又打算继续留任,根本是言行不一。我们亦能从侧面看到,反对派当初提出“总辞”,不过是因为立法会选举未押后前,四名现届议员被选举主任取消了参选资格(DQ),因而担心当四人将不准延任,才会提出“总辞”妄图藉此保住四人议席。

  如今,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已经出炉,证明了反对派的所谓忧虑,不过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反对派议员自然在“总辞”问题上含糊其辞。毕竟,议员每月人工超过十万元,还未计实报实销津贴,无故缺席会议又不会减人工,反对派真是“总辞”的话,又能去哪裏找这麼好的“笋工”呢?

  说到这裏大家或者会问:反对派当中的“本土派”为何又继续主张“总辞”呢?原因其实十分简单:他们在立法会内并无议席,部分人在选举未押后前已被DQ。在此情况下,主张“总辞”根本没有成本,又能赢得媒体关注,这样无本生利的事,又何乐而不为呢?

  既然如此,那些主张立法会总辞的人,为何不索性主张“全面总辞”呢?理由还用说吗?因为他们是区议员嘛!由此可见,不论是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前,主流反对派鼓吹“总辞”,还是现在主张反对派含糊其辞,只剩“本土派”继续鼓吹“总辞”,背后都不过是一堆政治利益的盘算。什麼违反基本法,什麼“恒常选举权”,什麼民意授权,只是为了攻击政府而编撰的台词而已。

  时事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