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学者论衡/解构“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口号的本质(上)/刘兆佳

2020-09-15 04:23:5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自从2016年“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提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这个政治口号后,不少参与立法会和区议会选举的反对派和积极投身於各种“抗争行动”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对此趋之若鹜,纷纷以此作为自己的政治纲领、鬥争主题、战鬥呐喊或人生奋鬥目标。在过去一年多香港爆发的超大规模暴乱中,很多参与者在众多大大小小的示威和衝突事件中都突出展示和高声呼喊这个政治口号,彷彿这个政治口号代表的东西就是他们的共同行动目标之一。

  不过,经过多年来的演变,这个政治口号在不同的人和群体中出现了不同的理解和演绎,就连梁天琦本人对这个政治口号的内涵也曾作出多次修改。总的趋势是,随着香港的政治鬥争愈趋激烈化、白热化和暴力化,这个口号往往也被部分“抗争者”赋予更激进的内容。

  字面上的理解

  “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这个政治口号可以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来进行探讨。这个政治口号的字面意义其实颇为清晰,不难理解。实际上,从那些认同和呼喊这个政治口号的“抗争者”的众多言论和行为来看,他们对这个政治口号的理解其实与它的字面意义颇为接近。与此同时,这个政治口号的字面意义又与过去十多年在香港冒起的、尤其让不少年轻人如蚁附膻的“本土分离主义”所宣示的政治主张在意义上又相当耦合。所谓“本土分离主义”指那些相信香港人正在受到来自中国内地的各种“入侵和威胁”,因此香港必须要摆脱中国才能保卫香港人的各种利益的不同政治思想和主张。以此之故,我们可以就“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这个政治口号从字面上和政治历史背景上作出梳理和理解。

  首先我们可以从字面上去理解“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这个政治口号,而我相信大多数参与各种“抗争行动”的人也是从字面上去理解它,否则的话这个政治口号便失去了触动情绪、製造怨气、引发危机意识、燃点正义感和焕发鬥争意志的效用。

  据我个人观察,我对这个政治口号在字面上的理解应该也是受过一定教育的香港人的理解。显然,这两句口号很有感染力和煽动力,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和呼应部分香港人内心深处对香港的现况和未来的担忧和对内地的不满与恐惧,从而促使部分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觉得他们不能依靠那个中央任命的特区行政长官及其领导的政府来捍卫香港现有的制度、生活方式、价值观和自治,并避免它们受到来自中国内地的破坏、扭曲、改变和稀释,因此必须自发行动起来“拯救”香港。

  在“拯救”香港的过程中,除了排拒来自中国内地的影响和干扰外,还必须推翻香港现有的政府和政治体制,让“真正”的香港人能够掌握香港的政权,让那个新政权完全向香港人效忠和负责,否则便难以圆满达到“拯救”香港的目的。

  包含显而易见的分裂主张

  所谓“光复”,一般人的理解是恢复已经灭亡的国家或者收回失去的领土。《应用汉语词典》对“光复”的定义是“收复失去的国土,恢复已灭亡的国家”。《晋书.桓温传》提到“光复旧京,疆理华夏”。中国近代革命家章炳麟在其《〈革命军〉序》中说:“今中国既灭亡於逆胡,所当谋者光复也,非革命云尔。”(这裏章炳麟把“光复”和“革命”两个词语连在一起运用。)

  在香港,的确有部分认同和呼喊“光复香港”的人否定香港是中国固有的领土,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没有主权,但中国却在1997年在没有取得香港的“原住民”或“香港民族”的同意下“强行佔领”香港,把香港变成中国的“殖民地”,让香港经历“第二次”的“殖民地化”。在这种字面意义下,“光复香港”是要把中国驱逐,并让香港人“独立建国”。没有那麼激烈的主张则是要迫使中国政府容许香港举行“公投自决”,让香港人自行决定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命运。较为“温和”的主张是容许中国继续拥有对香港的主权,在香港继续实践“一国两制”,但中国政府则授权香港特区进行“完全自治”,在这种安排下,香港特区俨然成为一个“独立政治实体”,中国政府在香港特区的事务上实际上既没有权力,也没有责任。与此同时,香港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族也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

  部分呼喊“光复香港”的人则除了要在政治上“光复”香港外,还要在社会、经济和文化意义上“光复”香港。他们提倡停止或大幅较少香港与内地的社会联繫、人员交往、经济往来和文化交流,从而达到彻底的“去中国化”,从而让香港得以保留其原来的独特的制度和生活方式。

  无论是那种意义的“光复香港”,其共同点都是敌视和排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领导中国政府的中国共产党,都是歧视、轻蔑和排斥内地同胞,都是要用某种方式把香港从中国内地在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和文化上割裂和分离,让香港在名义上或实质上或在两个方面都不再隶属於中国。

  所谓“革命”一般是指在极短时间内通过武力或其他激烈手段推翻或者彻底改变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国家/地区体制、政治制度、政权或政府。《应用汉语词典》对“革命”的定义是“用暴力夺取政权,摧毁旧制度,建立新的社会制度”。《古代汉语词典》则说:“古代认为帝王受命於天,改朝换代是天命变更的结果,因而称之为‘革命’”。有些“抗争者”则从更广阔的角度理解“革命”:“革命”不但要推翻或者彻底改变政治性的东西,更要推翻或彻底改变一个社会的经济、社会、文化和思想体系。

  以建“政治实体”为根本目的

  因此,我对“时代革命”的理解为:一个不同阶层和不同背景的香港人都可以参与的、切合和呼应新时代要求的、目标在於推翻或彻底改变香港的政府和政治体制,并在香港建立“西方式”的民主政治体制的大规模和激烈的政治行动或“革命”。

  认同和呼喊“时代革命”的人声称香港现有的政府是由中央政府任命、而非通过普及选举产生的非民主或威权政府,所以无论是香港政府或者是香港的政治体制都不民主和缺乏认受性,因此必须推翻或彻底改变,就算不能马上达到目的,也必须以各种鬥争行动削弱香港政府的政治威信和管治能力,不让其能够在香港实现有效管治,其中衝击警察队伍、围堵政府机构、破坏公共设施、瘫痪交通、罢工罢市罢课、暴力和恐怖袭击都是被不少参与“抗争行动”的人较多运用的手段,而最终目的是要在香港建立一个符合西方民主价值观的、当权者由香港人通过普及和平等选举产生的政治体制。

  “光复香港”和“时代革命”共同构成一个整体论述,所以应该连在一起来理解。我们从认同“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人的大量言论和行动中可以得出这样的综合观察。

  这些人认为,因为要“光复香港”,所以也必须要完成“时代革命”,原因是对於那些争取“光复香港”的“抗争者”来说,只有在“时代革命”成功之后香港才能完全“光复”。因为就算香港能够以某种方式摆脱中国,如果香港的政权的性质、取态和产生方式没有根本改变,则香港的管治权力仍然会掌握在那些“亲北京”或者依附於中共政权的势力的手中,而所谓“光复香港”也只会是形式上的“光复”而非实质上的“光复”,因为香港的政权仍然没有通过“西方式”的民主选举程序产生,依然没有落到那些热爱自由、民主和公义的“真正”香港人的手中。所谓“真正”的香港人,是指那些认同和实践香港的“核心价值”(包括自由、人权、民主、法治、反共、反中、亲西方)的香港人,而其他的香港人则被排除在外。“抗争者”以是否认同和实践共同的价值观来定义某人是否“真正”香港人,令“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这个政治口号背后的政治主张带有某种“公民民族主义”(Civic Nationalism)和排他性的色彩。

  註:小题为编者所加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