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新闻背后/“齐上齐落”是个天大笑话\卓 铭

2020-09-30 04:23:5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揽炒派所谓的“总辞”闹剧终告一段落。昨日“香港民研”公布民调结果,支持留任者有47.1%,支持离任则有45.8%,由於两者均未过半数门槛,揽炒派最后决定延任。

  这个结果可谓是不出所料,当揽炒派表示民调由锺庭耀把控的“香港民研”负责时,基本上已经知道结果必会迎合“大台”的方针。今次的民调,受访人数只有2579名,而第一次“总辞”民调受访者数量却多达逾两万,当时支持“总辞”的人数可谓压倒性地多。如果揽炒派真心想聆听“民意”,何以两万多人的民意不听,反要跟从仅仅二千几人的意见?

  遑论今次民调中有资格左右去留决定的揽炒派支持者数量,不过700余人,比揽炒派常年批评的1200人特首选委会人数更少,哪方才是真正的小圈子,不言自明。昨日有记者询问锺庭耀,何以两次民调的结果大相径庭,锺氏竟回答“用了不同方法”,算是毫不掩饰自己为揽炒派抬轿的角色了。

  说到尾,向来以“反中乱港”为己任的揽炒派,何以对於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现届立法会继续履职不少於一年的决定,连个“不”字都没说,反要不惜一切假借“民意”留在议会?

  据胡志伟、杨岳桥之流的说法,是为了坚守“议会战线”。但几乎所有香港人都心知肚明,揽炒派口中的“战线”早已溃不成军,现时留任的揽炒派议员只剩21名,基本上已无法阻挠议案通过。再加上以揽炒派的“锡身”程度,国安法通过后,他们还敢“拉布”、搞暴力阻挠会议进行吗?

  之前有人说议员薪津可以用来支援“抗争”,或招聘更多“手足”,先不论此举有无违法之嫌,但胡志伟昨日对这个问题的回应,却称过去已经捐了很多钱和请了很多“手足”。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就是你们的牺牲成果是我们的,我们的薪津还是我们的,想我们多捐一毛钱多请一个人?门都没有!更何况以往揽炒派每每说支援“手足”,都是用市民众筹的钱,有什麼时候见过他们从自己的钱包裏掏钱出来?

  揽炒派不顾吃相也要延任,一字记之曰“钱”。看看香港如今受到黑暴和新冠肺炎疫情夹击下的市道,要是这些“尊贵的议员”失业了,恐怕只能转行做清洁工人、保安员、送外卖,甚至是执纸皮。对比起来,受到激进派或“黄丝”痛骂又何足惧哉?

  换个角度看,原本可以跟大队的陈淑莊,昨日宣布因健康问题不留任和退出公民党,更表明日后不会参与任何选举或接受传媒访问。不论其离开政坛的真正原因是身体问题,抑或是陈方安生般的“缩沙”,在这个时间点离开,也不失为“光荣退场”,至少不用跟党友一起蒙受骂名。

  这也进一步反映了目前揽炒派内部的不稳和分裂趋势,对公民党而言,陈淑莊退党几乎等於失去一臂,恐怕难以找到同等影响力的接班人。加上日前有朱凯廸、陈志全公然唱反调,率先表明拒绝延任,类似情况日后只会愈来愈多,揽炒派自去年製造的“政治泡沫”,现在距离爆破不远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