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虎 歌/不刻意就是最好的尊重\虎 哥

2020-10-18 04:23:4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黑人奥斯卡影帝薛尼.波达举起小金人的时候是1963年,那着实让人从荷里活看到了社会进步的光芒。但到丹素.华盛顿成为第二个黑人奥斯卡影帝,已经是差不多40年后的2002年。同一年,荷尔.芭莉凭《孽爱伤痕》中的出色表演成为第一个获得奥斯卡影后的黑人演员,但那时奥斯卡奖已经是第74届了。电影推动社会的进步,天分和努力不因种族而被忽视,着实让人感动。虽然种族歧视案件时有发生,但那个时候的美国确是让人尊重的。

  最近看了百老汇大热的音乐剧《咸美顿》的现场实录,诸多角色都是黑人扮演,咸美顿妻子是白人,但她姐姐却是黑人扮演。可能我不懂欣赏,但却感觉怪怪的。细想一下这几年的美国电影,似乎慢慢形成了一条政治正确的标準,要成为社会反响“好”的电影,黑人、少数族裔或者LGBT等少数群体必不可少,而且越来越多主要角色。时代进步真快,但也不禁觉得这是社会政治反噬艺术和电影吧。尊重过度之后,就是另一类的标籤化。

  想起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荷里活喜剧,名字叫做《盲目约会》,男主角是一位帅气的盲人,经过无数失败的相亲之后,他喜欢上了帮他参与复明试验的女护士、这位女护士是少数族裔──印度裔。故事就是俗套的抛开一切去爱。那抛开的其实是种族的标籤,他看不到,并不知道女主角美不美,也不知道她是什麼种族。同类电影中,但凡个人觉得是精品的,都是拍爱情而非强调背景的。

  《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裏,观众看到的就是爱情的样子,会留意对方的小动作,会莫名其妙的忧伤,分开时会对着火炉默默哭泣,只是这样的故事恰好发生在两位男主角之间,在意大利的夏天。

  最好的尊重,就可以不去想尊重这件事,让我们都是同样的人,让事情就是它原来的样子,美好的就让它美好,醜恶的就是醜恶。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