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荒唐时代的荒诞爱情\覃白璐

2020-10-18 04:23:4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王小波天马行空的想像力在《黄金时代》裏表露无遗

  我最近才拜读了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这是他“时代三部曲”的第一部。故事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那是一个造反胡闹的时代,全体中国人被捲进政治鬥争的大漩涡中。

  故事的主人翁“王二”,身处这个荒谬时代遭受种种不公义的待遇,既然无法证明自己无辜,便倾向於证明自己不无辜,以玩世不恭的赖皮态度面对各种压迫和不公。王二以“性爱”作为对抗外部压迫的最后据点,将性爱这档事幹得既放浪形骸、轰轰烈烈,他一次次被鬥捱整却仍保持乐观,并依“上级”命令写出了一份又一份的“性爱”交代报告书,公诸於众。对此他慎重其事,甚至将交代报告以文学的高度来创作,对当时的政治正确展开了极其尖锐而又饱含幽默的挑战。

  王二是个渣一般的王八蛋,没有担当,极为自恋。在那个每个人都需要歌颂的年代,他通过这些不加隐藏的人性慾望,卸下了对那个时代不满的假面。

  另一个主角陈清扬,人们口中的“破鞋”蕩妇,她主动和王二接触,本来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她想要一个真相,一个能被所有人承认的真相,却没有任何客观物件能够说明,这给她带来一种自我认同的混乱。王二是陈清扬在生活中唯一能够真诚对话,唯一感觉自体得到完全接纳的客体。

  整部小说就是在说这一对男女,他们如何活得明白的历程,这个历程,真实而又残忍。生逢乱世,活得像一条拴不住的野狗,唯有一套赖活本事,唯有存活下来才是出路。他们彼此没有婚姻名分的约束,却比所谓的夫妻关係更加和谐亲密交融。两个人一起用性爱对抗文革时期裏不自由不公正的一切,最后用性爱摆脱了世俗认定的价值标準。

  我最喜欢书中那段两人逃离众人迁往山中独居的生活。这时两人已经逐渐成熟,成熟到可以面对那个时代的虚伪,王二藉身体负伤之际逃往山中独居,陈清扬前往探望,索性也一起搬到山中两人同居起来。那是一段不受外界打扰的生活,山中生活清贫寡淡,却在乱世中独守一方清淨。两人过着男耕女织的原始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夫妻之名,却活得像一对夫妻般融洽。也是在这段山居生活中,陈清扬发现了自己对王二的爱,而她已经不想也无所谓去挑明。

  多年后两人再度重逢,但面对当年那些说不清的爱,陈清扬心底清楚,此刻的她已经不是当年风雨飘摇中急於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的她了;她不再极力想去证明什麼,探求什麼,她也不再去纠结想知道王二究竟有没有爱过她。

  王小波这部作品的独特幽默、罕见的趣味性,语言诙谐幽默,天马行空脱序不羁的想像力,行云流水滴水不漏的叙事手法,在他之后一代不少年轻作家们深受其语言风格和叙述能力的影响,作品中处处都有模仿他风格的笔墨和痕迹。《黄金时代》是一部独特的作品,纪录一段荒唐时代,刻画一段荒诞的爱情,“是的,我爱过你,可我们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