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台岛观察/大搞“绿色恐怖” 蔡英文穷途末路\苏虹

2020-10-23 04:23:5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最近,台湾地区安全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在网上发帖揭露“蔡英文政府公器私用,滥用监听,打压政敌”。这位“台版斯诺登”,公布了台湾安全部门监听相关人员和团体电话的时间、电话号码以及实施监听的具体单位。联想蔡英文所作所为,其帖让人感觉可信度很高,为此网上也是一片哗然。

  其实,蔡英文搞“绿色恐怖”已非什麼新鲜事,“反渗透法”在台立法机构强渡关山翌日,岛内民众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蔡英文亲手打造的“绿色恐怖元年”。目前岛内“绿色恐怖”蔓延,凸显蔡英文当局穷兇极恶,实乃走上穷途末路。

  滥用监听为所欲为

  从网上透露的信息看,蔡英文对“政敌”确实是在“公器私用”“滥用监听”。

  首先从时间看,蔡英文当局对政敌的监听,早在其2016年上台之初便已开始,这比其亲手打造的“反渗透法”早了近四年。换言之,蔡英文在没有出台所谓“反渗透法”之前,就已经肆无忌惮、随心所欲对岛内搞监听。想想前不久蔡英文在“双十讲话”中,还在为所谓“文化和价值感到光荣”,不知道这种对政敌的监听是否也是蔡英文的“文化和价值”?如果是,大概只有蔡英文才会“感觉光荣”。

  从监听对象看,蔡当局监听的对象几乎包括所有非民进党的政党高层及关键人物。江启臣、洪秀柱、郁慕明等人的所有信息,“一切都在掌控中”。这不能不让人想到,去年岛内选举前,蔡英文为什麼那麼自信?为什麼出现了许多在当时觉得很弔诡、现在真相大白的事?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蔡当局不局限於监听“政敌”,那些与蔡英文当局的“友好邦邻”同样不放过。比如,从2018年6月起,蔡当局开始对日本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进行监听,并於同年9月对其他相关电话进行监听;2018年12月,对澳洲驻台商工办事处实施监听;同时对新西兰驻台商工办事处实施监听;而最具讽刺意味的是,2019年3月起,台当局对美国在台协会也实施了监听。蔡英文一直对美国阿谀奉承,此举大概连她的美国主子也未曾想到。

  蔡英文的拿手好戏是暴力,为此获得了“暴力小英”的名号,自从当上台湾领导人后,蔡英文更是有恃无恐,在岛内大搞“绿色恐怖”。

  去年2月19日,王炳忠、林明正等四位新党青年突然被蔡当局带走,理由是所谓“涉嫌为大陆收集公务情报”。新党在岛内是个很小的党派,甚至在立法机构连一个席位都没有,有什麼“公务秘密”可言,之所以抓这四人,无非是这四位是有名的统派,如此而已。但蔡英文当局就是敢抓敢幹。

  安插罪名对付政敌

  综观蔡英文的履历和所作所为不难发现,蔡英文是一个“文武双全”的“绿色恐怖主义者”。去年9月,蔡英文点名要求通过“中共代理人法”。弔诡的是,何谓“中共代理人”概念非常模糊,只是强调“危害(影响)台湾安全”。具有博士学位的蔡英文并非不懂得立法须严谨,其实她恰恰“高明”在这裏:概念越模糊,她的“操作”空间就越大,也就更可以随心所欲,似乎整个台湾都被蔡英文玩於股掌之间。

  然而,哪裏有压迫,哪裏就有反抗。蔡英文大搞“绿色恐怖”、大搞“高压政策”,必然遭到岛内民众的反抗。此次任职於台湾安全部门的“台版斯诺登”,大胆揭露蔡英文当局的倒行逆施,说明岛内民众不会任由蔡英文为所欲为。

  蔡英文不仅在岛内大搞“绿色恐怖”,还派出大量间谍近乎疯狂地对大陆实施各类情报渗透破坏活动。前不久,《人民日报》发文正告台湾情报部门,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此次“台版斯诺登”发帖情况如果属实,说明已经有人开始大胆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了,可以预料,今后还将会有更多的人认清形势,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因此,蔡当局应当认清历史大势,不要狂奔在穷途末路上,否则,包括岛内民众,彻底清算蔡英文之流的日子或将不远矣!

  复旦大学城市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博士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