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焦点评论/是谁在包庇港大学生会公然宣扬“港独”?\吴志斌

2020-10-27 04:23:5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大学学生会协助一个团体,在校园裏举办了一场所谓的文物展,在学生会大楼内展示一批与“修例风波”、黑色暴乱相关物品,一方面意图洗白无视法律、破坏社会秩序的黑暴;另一方面,藉机污衊、抹黑、诬告站在止暴制乱最前线的警员,继续挑动部分市民的仇警情绪。

  面对香港国安法这把高悬利剑,被揽炒派洗脑的港大学生会竟无视它的存在,借出场地给有关团体并协助举办宣“独”展览,继续颠倒是非、散播仇恨,企图为黑暴和“港独”还魂,肆意触碰国安底线。此事再次向社会敲响警鐘:敲山震虎不足剷除学生会的“黄根”,杀鸡儆猴不足清校园内的“独草”。

  与乱港媒体沆瀣一气

  笔者不止一次撰文指出,大学不应成为传播“港独”思想的法外之地,更不应让为大学生谋福祉的学生会,变成播“独”平台,变成暴徒的招募处。如何为香港的大学来一场去疴除弊、刮骨疗“独”的改革,既去“黄色”又除“殖民化”,更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2014年2月,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出版“香港民族 命运自决”的专题,将分裂国家的内容包装成“学术研究”和“言论自由”。其后,港大学生会将相关文章辑录成《香港民族论》出版,厚颜无耻地声称要为香港寻求“一条自立自决的出路”。在非法“佔中”之后,《学苑》先后以“雨伞时代,自决未来”及“香港青年时代宣言”等话题博人眼球,公然讨论和鼓吹“香港民主建国”的合理性,甚至毫不忌讳地煽动和叫嚣以武力流血的方式夺取香港的“自治权”。

  此外,乱港媒体更与大学学生会裏应外合、沆瀣一气,在校园内涉“独”文宣、旗帜随处可见;在校园外,学生会不时在“黄媒”卖广告,撑暴徒、抹黑特区政府。例如上月8日,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会及校董会学生代表在《苹果日报》上刊登全版广告,悲情作秀,假藉周梓乐意外死亡一事,疯狂污衊中央及特区政府,说什麼“中共对挣扎求存的年轻人‘赶尽杀绝’”云云。

  大学学生会黑化、“独”化,将学生之间的交流渠道,变成播“独”途径,将原本拥有多元文化、多元声音的校园,变成“港独”一言堂,肆意打压爱国爱港学生的言论自由;大学更彷彿“港独”的代言人的培养皿,任由学生蔑视国家、向基本法叫嚣拍板,勾结外部势力出卖香港。

  令人不解的是,大学高层管理对学生会为所欲为、吃裏扒外的行径往往是过於宽容,甚至有包庇之嫌。2018年1月,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表决支持在中大校园内成立“香港独立研究学会”,举办和研究有关“香港独立”可行性和必要性的相关活动。面对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学校避重就轻,不敢亮剑,以“程序不合格”的批评取代了“思想不合法”的惩戒。令人遗憾的是,当外界舆论升温,迫使校方就“独立研究会”一事作出表态时,大学只是以书面声明的形式重申了对“一国两制”的认同和尊重,却不敢直接点名和谴责“搞事”团体和学生组织。

  校园不能成法外之地

  如今“独”戏在港大重演,港大校方面对这一个“借尸还魂”的播“独”展览,至今都没有提出反对,更遑论採取任何强制的手段。校方越是对学生会的播“独”行径施以“不痛不痒”的处理,学生会的气焰只会越来越嚣张,就越对大学管理层、校规,甚至法治“不理不睬”,最终企图颠覆国家政治制度、意图夺取香港管治权的外部势力,顺利在大学这片土壤上,埋下“港版颜色革命”的邪恶种子。

  故此,大学管理层应该肃清在校内传播“港独”思想的教职员,并且加强监督学生会运作,以及完善学校爱国爱港教育体系,从这三方面把好“安全门”,斩断学生群体中反中乱港的幕后黑手。倘若学校都没有勇气和能力来匡正学生违法违规的行为,一味以息事宁人的态度来处理相关事件,这岂不是为揽炒派在校园建造“政治堡垒”添砖加瓦?这难道不是使校园实际成为法外之地?何尝不是变相鼓励学生违反基本法和香港国安法?

  安徽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香港安徽联谊总会常务副会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