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学者论衡/优化通识科课程 让教育回归本源\郑赤琰

2020-12-01 04:23:5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新一份施政报告中提出了通识教育科课程和考评工作改革。目的是把过去二十多年来的通识教育由破坏性的“逢中必反”,改革为建设性的认同“一国两制”,所建议的两个部分改革包括:第一以理性分析当代领域的课题;第二学习有关国家发展、宪法、基本法及法治等元素。

  由於施政报告是政策性的报告,具体改革细则需要由教育局制定,局长杨润雄在施政报告发表翌日,已提出重整及删减课程内容;通识科公开考试只设及格与不及格;重视培养学生的正面价值观、积极态度及国民身份认同,学习国家发展、宪法、基本法和法治等。

  教材课程岂可放任不管

  本文试就上述两点改革领域的问题,提出建议:

  第一,先说:当代领域的问题,尤其是涉及“自由”、“民主”、“人权”领域的问题,因为有教材由对国家心存偏见,妄图搞“港独”的人编製,令通识教育竟成了反中乱港的教育,兹试论述如下:

  其实,就政治科学的基本学识来说,无论是“民主”、“自由”、“人权”、“意识形态”、“司法制度”、“国民教育”、“效忠”等议题都有其建设性科学知识,但政客却往往别有用心,把黑说成白,扰乱视听,以求得逞如愿。

  试举一个极端例子来加以说明。达尔文发现物种在自然环境下,为了生存发展出一套生存办法,即“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也就是优胜劣汰,优胜者的基因得以延续、壮大。从正面去看达尔文的理论,自然界确有淘汰的现象,例如,非洲草原上的羚羊,被猎豹追逐下,跑得快的生存下来,跑得慢的被吃掉,因此其后代也越来越走得快。反之,猎豹的基因也要追的上,才能捕获羚羊而生存下去。对达尔文来说,这种优胜劣汰的基因遗传是自然界生存的现象。他从没意识到“进化论”会被人曲解,用作种族清洗的理据,这种情况下“进化论”就会祸害人世了!

  过去二十多年来,反中乱港分子都是採用负面解读的手法,把重大政治议题加以曲解,以成全他们“港独”的私心。

  “自由”给他们曲解后,变成可以任意破坏公物、破坏法治,甚至可以自由分裂国家主权。这种对自由的曲解在黑衣暴乱期间表现无遗。照这样去理解自由,法治被破坏殆尽,也就人人自危。那还有个人自由可言?因此,这种负面曲解自由,是害人害己的,自由的正面意义,只有在法律界定下的自由,自由才能有保障。

  民主也一样,应作正面去理解,民主才有意义,正面的民主,需要人人互相尊重彼此的意见和权益,即使要竞争,也要依循合法、合理、合情的竞争,就以投票权的民主体现来说,如果不尊重对方拥有选择的权利,投票变成没意义,民主也完蛋。说到人权,也只有在彼此尊重对方人权的条件下,人权才能得到保障。

  意识形态之所以有不同的主义,那是因为思想信仰自由所使然,如果尊重人人有思想信仰的自由,不同的主义便会有取长补短的空间,也正是看到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各有长短,因此收回香港管治权后,实行“一国两制”,香港原有资本主义不会被社会主义吃掉,香港也不能变成反社会主义的基地,彼此取长补短。可是在反中乱港势力的曲解下,香港揽炒派变成处处与国家、中央政府为敌,煽动青少年以暴力“光复香港”,这是严重曲解“思想信仰”的真谛,何况马克思在演绎历史辩证论时,也指出资本主义朝社会主义演变时,是生产力的进步所使然,而不是其他因素。由此说来,反中乱港分子将社会主义抹黑为“独裁专制”就是严重的歪曲。

  说到“司法制度”,反中乱港分子把内地司法制度视为洪水猛兽,为什麼英国的“普通法”可以与欧洲的“大陆法”共存,香港与内地就不能?这是曲解加上中伤。

  “国民教育”是国民爱国不可或缺的基本教育,举世所有国家皆然,但在黄之锋之流的口中却要变成是“洗脑”。说到“效忠”,本来对国家效忠是国民的本分,港英时代,港人不是要对英女王宣誓效忠吗?他们有人移民加拿大、澳洲、美国,不也是宣誓效忠才能成为其国民吗?为什麼对外国如此,对中国却可以不效忠?

  第二,林郑特首也在其施政报告中,说到要加强学生的法治教育,尤其是对宪法和基本法的教育,更不可忽视。就过去二十多年所见到的种种对宪法无知的现象来判断,不但学生无视宪法的存在,连大律师公会这几年来的公开反对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决定的言行中,若非对主权无知,便是对主权藐视!试想想,人民的利益衝突,无日无之,无处不在,也正是因为如此,也只有把主权置於国家最高立法权手中,才能体现国家法治绝对优先的地位。因此,主权也就是国家最高无上的主宪权与释宪权。因为他们如此狂妄以身挑战国家主权,对青年学生做出了恶劣的示範,天下哪还有宁日?

  教局要派员到学校视学

  由上所述,“修例风波”被捕者中,学生竟佔四成多,他们如此无视法律,是因为他们在通识课学到的民主、自由、人权、意识形态、司法制度、国民教育、效忠等议题,全部被负面误导,否则,一个纯真无邪的青年学子何以变得犯法面不改色,还以为自己是“违法达义”呢?

  过去正因为教育局太放任通识教育,连教材如何编,教师如何教,考题如何出,全都不闻不问,才乱成这样子。今后要改革,不但要由教育局成立专家小组,专责策劃通识教育,教科书如何编?制定“Lesson Plan”,不能任由教师“播独”,考题也要有标準,派员到学校视学亦很有必要,否则以乱成这样的烂摊子,不加紧管理,没有好日子过的。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