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有话要说/爱国是始终如一的标準\陈婉娴

2021-02-23 04:25:1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踏政治舞台,在港英管治下,英女王像、英国国歌,社会气氛爱(英)国者众。当时,以港英管治为核心,亦变得顺理成章。而我们这类不够爱(英)国的人,父亲热爱祖国,自小深受影响,喜欢读武侠小说,也喜欢读马列毛,自然与社会一些意识形态不同。

  在全球的英国殖民地,每当撤退,英国都企图延续影响,培育当地的精英,情况非常普遍。因此,当时邓小平亦提出了爱国者标準,普遍认为是宽鬆的,即只要拥护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不损害香港繁荣和稳定的,则无论是左中右,都是爱国者。这睿智在港英时期非常奏效,亦切合了团结一切可团结的想法。而那个年代,在个人眼中,确实出现了不少意识形态不同、意见不一但都可并存的情况。

  近日中央重申“爱国者治港”原则,迅即引起社会热议。有人忽然“爱国”,甚至连乞求美国“制裁”国家和特区的行为,也说成“爱之深责之切”;有些人则大费周章铺陈列出要达到“爱国者治港”的方案。而我,听到这五个字的时候,只是勾起了上述的回忆。

  爱国不是表面化、形式化甚至商业化,而是需要明白为什麼,荣辱与共;爱国也不是输打赢要,当国力弱时嫌弃之,当国家强盛时拥抱之;爱国更不是投资买卖,不是财雄势大者的专利;爱国更不会是卖国者的幌子,看到社会受到破坏、年轻人受到误导,也可当一道伴随精彩人生的美丽风景线。唉!

  很多机构、公司、地区、国家,都有明确目标,为此而努力,以国家为例,相信各国都会热爱自己国土,爱民如子,以服务人民为中心。

  爱国者治港是数十年如一的要求和準则,既在於一个人,也在於整个社会环境气氛。原本宽鬆的想法,随着2019年那种埋没良知和不分黑白、那种对暴力的纵容、那种对个人利益的贪婪……彻底地改变了。变鬆抑或变紧了,谁将为此负责,答案显而易见。

工联会荣誉会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